张怀醉:天则经济研究创办儒学学习班敛财 将儒

2016-11-17 22:17

\

  【摘要:儒家学者对儒家文化的继承、发扬进行了艰苦的探索,而受美国资助的天则经济研究所以创办儒学学习班为名敛财,并将儒家文化引向资本主义化、将儒家学者洗脑成为颜色革命的炮灰。儒家学者必须警惕、并理性思考儒家文化的未来道路。儒家文化只有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以马克思主义改造自身才是正确的道路。】

一、儒家文化的现代化转型问题的提出及发展

  世界历史从传统走向现代,是时代、社会、人类发展的必然要求;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的历史潮流。在这个涌动的潮流中,中华儒家传统文化进行现代化转型就是时代的要求,也是秉持儒家文化的知识分子的历史使命。

  那么,就出现了近代以来困扰中国知识分子的那个问题:中华儒家传统文化如何实现现代化转型?也就是,中华儒家传统文化现代化的方向是什么?

  想到探讨这个问题的动机是,近日,看到公知邪路党的聚合老窝——天则经济研究所的网页上竟然有“天则书院·新儒名家传授班”,由此想到,现代新儒家的一条进路就是走向资本主义化。心中颇不以为然,有必要将此问题探明。

  我们要对中华儒家传统文化现代化转型做一个分析。

  儒家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主干,儒者又有强烈的忧患意识。那么,在现代化潮流下,儒家文化(儒学)的现代化转型问题就成为迫切解决的问题。

  儒家文化的现代化转型问题,是伴随着西学东渐的思潮而出现的。近现代以来,随着帝国主义列强对中国的全面入侵,西方资本主义文化也以汹涌澎湃的气势冲击着中国传统文化。在此冲击下,许多秉承中国传统文化的知识分子承受不了这种巨大的思想文化的压力,无法应对西方文化的冲击,又无法排遣心中的苦闷、压抑,最终选择自我生命终结。如:王国维、梁漱溟的父亲梁济等。

  而另一部分传统文化的继承者则是勇敢地直面问题,探讨研究中西方文化,立志为中华传统文化找到一条出路。这部分知识分子在儒家那里,典型代表有梁漱溟、熊十力、牟宗三、徐复观、唐君毅、张君劢、钱穆、冯友兰、方东美等,直到今天的杜聿明、李泽厚等。

  梁漱溟是现代新儒家的开山鼻祖。以他为代表的现代新儒家,在近现代中国环境里,一开始就把儒学现代化转型引向了资本主义化的歧路。

  这与当时的社会文化环境是分不开的。当时的中国,挨打、被西方列强殖民侵略,文化思想也受到种种压迫。这使得当时的中国有一个共识:西方资本主义文化是现代文明,是先进的、进步的;中国传统文化是封建专制文化,是落后的、腐朽的。如果要让中国独立、富强,就必须学习西方先进的文化。

  但是,当时的知识分子又不忍摒弃中国传统文化。在这种矛盾中,知识分子最初提出“中体西用”。但是这种驴头不对马嘴的文化拼接根本不能解决中西文化冲突矛盾。

  到了梁漱溟,他非常聪明。梁漱溟不是把西方资本主义文化嫁接在中国传统文化身上,而是提出“老树上发新芽”,从传统文化中“开出民主与科学”之花,结出“民主与科学”之果。在建国之前的时间里,他都致力于儒家文化的资本主义化。

  而熊十力及其弟子牟宗三、徐复观、唐君毅,与张君劢、钱穆、冯友兰、方东美等也都致力于这一事业。

  到了新中国成立,新儒家的现代化转型就开始分道扬镳、走岔道了。牟宗三、徐复观、唐君毅、钱穆等迁到香港、台湾后,继续沿着资本主义化的道路推进儒学。而梁漱溟、冯友兰等则“改旗异帜”,改为马克思主义化道路。梁漱溟写成的《人心与人生》、尤其是冯友兰写成《中国哲学史新编》,影响非常广泛,是用马克思主义观点促进儒家文化现代化转型的集大成著作。

  再后来,在中国大陆,张岱年继续将儒家文化沿着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道路推进。而相当一批新儒家拾起建国前的资本主义化道路,企图将儒家文化转型为资本主义文化以续命。这一拨人影响力仅限于国内,此时,代表新儒家这一方向的是以出洋美国的杜维明为代表。杜维明的影响力遍及西方文化界,所以,国内的这一批新儒家好像是找到了旗手、首领,赶紧起来附和,唯杜聿明马首是瞻。

  由于意识形态的斗争,社会主义现代化与资本主义现代化两条道路的斗争异常激烈。西方资产阶级政府利用各种手段向社会主义输出资本主义价值观、对社会主义进行和平演变,企图颠覆社会主义政权。

  儒家文化的资本主义化这一活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政府当然不能放过利用机会。所以,我看到受到美国资助的天则经济研究所竟然创办儒学学习班,绝不是偶然的。

二、美国资助的天则经济研究所以创办儒学学习班为名敛财,并将儒家文化引向资本主义化、将儒家学者洗脑成为颜色革命的炮灰。

\

  按道理讲,天则经济研所是研究经济的,跟儒家文化能沾上边吗?你天则所宣扬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跟中国传统文化儒学,风马牛不相及呀!就跟茅于轼一个火车司机,跟经济学家根本不搭边一样。但是,茅于轼、天则所就能做到,真是奇葩!

  学费竟然13800元!天则所的敛财之道果然十分了得!这不是一般的人能上得起的。广大的人民群众还没达到小康生活水平,有一些还没有脱贫,更上不起这样的学了。谁能上得起这样的学习班?肯定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就是公知啦。

  这样的学习班每期就上三个月,每个月上三个讲座。太不划算啦!别怀疑天则所的教学质量,它如果不把你培养成公知,它是不会罢休的。你任何信奉儒家文化思想的人,花了钱,就被洗脑,不知不觉给你带到阴沟里去了。你也许都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起,从一个儒家知识分子,变成了公知。

  再者,天则所给这个学习班起名叫“新儒名家传授班”。肯定有新儒名家到场讲座了。看了天则所的广告宣传才知道。这“新儒名家”竟是天则所的所长盛洪、天则所理事长姚中秋(秋风)等。这太坑爹了!盛洪、姚中秋能算是新儒名家?他们都算的话,我张怀醉也敢自称新儒名家。

  

\

  这些起步于经济自由主义的无耻地自称“大陆新儒家的代表人物”盛洪和姚中秋,都是茅于轼“栽培提拔”的重要成果,现在,他们已经独当一面,能发展下线了。他们还找到了中西文化的契合点?是找到了把西方颜色革命企图嫁接到他们身上的契合点了吧。

  我们从天则所办的这个学习班的第一内容分享来看看天则所在搞什么名堂。

  

\

  刚开始,看看内容还是儒家思想文化,没跑题。但是,下面的内容立马转变画风。

\

  讲着讲着,就跟西方文化接轨了。“儒家与第二次立宪”?西汉时期独尊儒术是第一次立宪?汉武帝时期中国已经现代化了?儒家早都有“宪政之治”了,那胡适还搞什么新文化运动,还搞什么砸烂、捶碎孔丘的招牌?胡适简直是胡闹!

  胡适作为公知鼻祖,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盛洪表示不服。

  “今天我们也正处在与汉武帝时代类似的第二次立宪时刻”?茅于轼与贺卫方、李开复等人不是在2008年签过零八宪章了吗?哦,你这是要拉着儒家学者一起搞立宪、宪政啊!目的企图真露骨!说话真直白!今天的儒家学者,别听他们忽悠洗脑,茅于轼、天则所是叫你们为颜色革命当炮灰呢。

\

  天则所认为,西方学者提出用法治、习惯、传统来解决“民主制度的局限性”。这时候,吹捧儒家学者两句,儒家学者要保持理性、清醒。儒家文化思想在封建时代被封建统治者宣扬的礼教、三纲五常的意识形态是不是宪政思想、民主思想?儒家学者比谁都清楚?

  如果儒家思想中本就有民主宪政思想,现代新儒家的老前辈梁漱溟、熊十力、牟宗三……,就不会毕生致力于“老根上发新芽”,开出“民主与科学”了。当代的儒家学者自信比这些前辈更有文化慧根,还是相信盛洪、姚秋凤比老前辈梁漱溟、熊十力、牟宗三等更有文化慧根,学问更高?

\

  天则所做广告宣传,还不忘用文化大革命时期江青四人帮“批林批孔”摧残儒家运动,来刺激儒家学者,将这一运动的破坏性归咎于党和社会主义政权。用虚假的同情心博得儒家学者的好感,同时在儒家学者心里种下愤恨社会主义的种子。

  天则所给儒家学者指出的出路是,“汲取西学以补儒学”,再吹捧儒学一下,“或者发扬儒学以救西学”。既然西学还需要救,你天则所还在不遗余力地在中国宣扬、鼓吹西学,干什么?想用西学害中国吗?

\

  天则所的“学问”是很高,它已经将西方的唯理主义、儒家与经济学贯通在一起了。吹捧过儒学之后,还得给儒家学者泼点冷水清醒一下,“整体主义不能代替只能补充个体主义”。要明白,儒家的整体主义只能是补充,而西学中的个体主义才是主体。还是哈耶克的新自由主义的基石——个人主义。天则所的课程真的没有偏离他们的意图。

  在批判过程中,竟然将日本神道教与“神化毛泽东”放在一起来批判,天则所好阴毒啊!日本神道教应该和天则所搞西方意识形态渗透、颜色革命、和平演变放在一起来批判才对。

\

  在课程中,天则所彻底将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及不同的学科贯通在一起,增强了迷惑性。

\

  天则所将儒家推崇的君子,类比成西方的文化精英,也就是公共知识分子,简称公知。这样,儒家的学者君子就成为努力在中国推行资产阶级宪政的力量了。

  四书五经是传统中国宪法(梁漱溟)?这种歪理邪说都能发明出来。传统儒家思想成为封建意识形态,身份等级制、宗法家长制是最基本的理念,跟民主宪政能扯到一起吗?天则所的忽悠水平真高!

\

  天则所已经将作为社会精英的君子与一般民众的关系处理好了。至此,天则所的忽悠洗脑术就完成了。儒家的学者君子也就成了在中国推行资产阶级民主宪政制度的炮灰了。

三、儒家文化只有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才能真正实现复兴。

  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斗争的背景下,儒家学者选择哪一条道路,决定了儒家文化能否复兴、发扬光大。因此,肩负“为往圣继绝学”历史使命的儒家学者不可不慎重。

  习近平总书记对继承发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讲话,不仅反映了中央对文化建设的高度重视,而且彰显了其以文化复兴助推民族复兴的坚定决心。无论从中国梦的实现动力还是从中国梦的重要目标而言,它都离不开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他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时指出:“要使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以人们喜闻乐见、具有广泛参与性的方式推广开来,把跨越时空、超越国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把继承传统优秀文化又弘扬时代精神、立足本国又面向世界的当代中国文化创新成果传播出去。”这就对如何实现“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提出了具体的要求。

  儒家文化现代化复兴,不要成为公知邪路党的推墙工具,被人当枪使。儒家文化真正实现自己的文化主体性,助力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丰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立和谐社会,植根于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中,这才是正途。

  【张怀醉,察网专栏作家】


 

本文摘自“察网”,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本站网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本网站为非营利性机构,刊载文章均为公益传播目的。除特殊声明外,本站不拥有所转载文章版权。如引用,请注明原始出处。若版权拥有者对转载有异议,可与本站联系,本站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