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红日:《圣经》故事进语文教材引争议:神话

2016-11-12 21:54

教科书虽然不是学生获取知识的唯一来源,但承担了向下一代传授最基本知识的使命。所以,一有风吹草动,“教材那些事儿”总能成为争论的焦点。

近日,语文出版社出版的最新语文教材,被媒体报道说“替换了南京大屠杀”的文章,虽然事后很快证明有误解,但还是遭“嘘”声一片;《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由于与现代和谐社会导向不符,被换为《智取生辰纲》,招来不少不解;另有舆论指责人教社的相关教材崇洋媚外,也曾掀起轩然大波。人们会从一篇文章的增删,解读出很多信号,得出“去传统化”或“过于西化”等截然不同的结论。

这不,在社交媒体,又有网友因为教材内容的问题吵了起来。

《圣经》内容被定为神话故事列入教材引发质疑

今天(31日)上午,网友@平民王小石 微博抗议,北京语文课改教材第13册把《上帝创造宇宙》这篇基督教圣经内容被定为神话故事列入教材。已涉嫌违反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八条规定;“国家实行教育与宗教相分离。”

圣经故事进语文教材引争议

他还引述中国政协委员何新的话批评:“文科教材的编订是不能放开的。一个国家,文科教材应该只有一个蓝本。这不仅是国家统一的象征,而且也体现着教育的崇高与庄严。同时,文科教材关乎人的灵魂的净化,意识的萌发,思想的启迪,智慧的开蒙,人格的铸造。从深层次看,文科教材的编订关乎着政治,国家的统一和民族的团结。”

因此, 他呼吁教育部停止放开文科教材编订权政策,国家各省市文科教材应收归人民教育出版社统一规范编写,同时加强对人民教育出版社的监督、管理。

截至观察者网发稿,这条微博已经获得近两千的转发和六百多条评论。

@平民王小石 的这一号召得到了不少人的响应,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官微@思想火炬 也站出来,(圣经写入语文教材)不仅与全面依法治国背道而驰,更深层次凸显出教育部把全国统一语文教材改革为放开文科教材编订权是危害国家文化统一的彻底错误政策。

科幻作家@宝树 转发评论称,的确不妥,有人问为何选盘古开天地可以,上帝创造世界就不行,我认为作为教材应尽量选择今天已经没有宗教意义(但仍有文化意义)的神话故事,其实还有很多,如希腊,北欧,印度神话……

@ 圣欧亭 :教材编写已严重失控、失察,编者们貌似不言意识形态,实际上却是在让非无产阶级的意识形态乘虚而入,我们还能装聋作哑吗?莫非这是在等着:”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路上看到家:下次是不是伊斯兰的主编就要把古兰经的内容放进去? 神话是神话,宗教是宗教好么?从小就给小孩子们宗教洗脑?杀人诛心啊,这种事不能就这么过了啊。

@洞头郑武:我们一心在谴责日本修改教科书,应正视历史,以正确的历史观教育年轻一代……哪知背后有人偷偷把我们自己孩子的教科书给修改了!有种说不出来的痛!我们的基础教育文化领域,关系到民族团结,国家统一,政治稳定等因素,若失去主导或被渗透,其影响严重程度不可而估……

“神话”还是“宗教”?关键是角度

长期以来,中小学语文课标有神话、传说这一类,其中,中国的传统神话传说如“开天辟地”、“女娲造人”、“哪吒闹海”、“嫦娥奔月”等等,曾滋养着一代代人的成长。如今,一些外国神话故事引进了中国的语文教材,从包容多元文化的角度来说,被社会大众所理解。

观察者网发现,《圣经》故事写入教材也并非新鲜事儿,《北京语文课改教材第13册》(七年级上半学期使用)出版时间也是十年前。

或许是感受到了这份疑虑,官方也立即出面解释。据北京青年报消息,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相关工作人员今天中午回应称,语文课标中有神话、传说这一类,其中中国的传统神话传说纳入过女娲造人、盘古开天地等内容,而在此这次的课改教材中选择加入一些西方的神话故事,于是就将《圣经》中的《创世纪》部分篇幅纳入了课本中,本意是希望学生可以从神话角度开阔一下视野,了解一些西方名著中的神话故事

点击查看大图

 

根据《旧约·创世纪》记载,上帝耶和华照自己的形像造了人类的祖先男人亚当,再用亚当的一个肋骨创造了女人夏娃,并安置第一对男女住在伊甸园中。

对此,不少网友表示支持,语文教育在初级阶段应是美学教育的最好启蒙,大家不应该过分解读和担忧。

@看我纯真而正直的双眼:我学了三年宗教了,也没见被侵蚀。评论里有些人是被害妄想太严重了吧?

@猴哔哔猴:好像大家小时候都不看格林安徒生一样。语文教育在初级阶段应该是美学教育的最好启蒙,有神论的世界不会影响祖国统一,编造堵枪眼炸碉堡的那一类味同嚼蜡的辣鸡才会毁掉孩子一生的品味。

下面的说法代表了不少网友的观点:中国作为一个世俗化的国家,在公立教材中以介绍神话的方式引入一些宗教经文并无不妥。采取中西方创世神话对比的方式,也凸显了世俗化教育在多种宗教中不偏不倚的态度,对教科书使用圣经文本和对比引述的方式并无不妥。

然而,具体选取哪些内容确是值得些商榷,不应仅仅提及以欧美为代表的西方创世神话。此外,还有很多今天宗教意义弱化的神话故事,如希腊、北欧、印度神话……同样也都可以呈现在中小学生读者面前。

古希腊罗马神话中写到:“从前,宇宙浑沌,随着宇宙的沧桑巨变,天地有灵。”印第安神话中写到:“很久以前,大地荆棘丛生漆黑一片。没有光明,昼夜不分。至高无上至灵的天父从最初的混乱中现身”。古巴比伦神话中描述到:“创世之前,只有一眼望不到边的冰冷海洋。”古埃及神话则认为最初世界只有水,水中诞生出太阳神——拉。在玛雅、日本、朝鲜等民族的创世神话中,几乎没有对宇宙初始状态的描绘,创世者横空出世……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语文教材?

语文教材的修订,可能是少有的能够引发全民热议的教育话题。在很多人看来,语文教材编选修订,不单纯是专业或学术问题,还带有文化传承、思想熏陶和审美教育等功能。由此,出版方和编选者也面临的选什么样的内容?教材的工具性和人文性如何统一?等重要问题。

在其他国家,经典和名篇也并不是选取语文教材的唯一标准。美国人将流行文学引入语文教材,法国人引进电影,日本则贴近现实生活──而这里,并不存在孰是孰非的判断。

美国中学实行宽松的选课制,语文课也更像是“阅读分享课”。虽然美国大学入学对写作要求非常高,但很多中学都不设有专门的写作课程,而是通过阅读各种体例的作品、写书评等锻炼出来。至于语文课上读什么书,也由任课教师自己来开书单,无论教育部还是学校,都不会印发统一教材。

一个班的学生同时读一本作品、并且进度也相当,是美国人熟悉的“读书会”式语文教育。但美国一些学区却大胆地引进了“工作坊”式的语文课,这意味着学生自己选择想读的书,并跟同学们分享。曾主张学生只该读“精华读物”英文文学教授Mark Bauerlein就表示,学生读《哈利·波特》还是狄更斯都无所谓,关键是在信息时代保持阅读的习惯。

美国一中学“工作坊”式的语文教学

法国一直很注重培养年轻一代对法语的热爱,活跃的法国语文课让小学生们着迷。与美国类似,法国中学的文学课程没有统一的国家教材,学校根据教育部定立的大纲自主选择课本。受多年的精英主义教育观念影响,法国的语文教育曾长期被等同于文学教育,16至20世纪的经典纯文学作品,尤其是法国和法语区的经典小说、诗歌和戏剧,都是法国中学教师热衷选择的教材。从巴尔扎克到雨果、从拉封丹到拉伯雷,几乎每一个法国文学分支都可能涉猎,文科的学生还要完整阅读如兰佩杜萨的《豹》和莎士比亚的《罗密欧朱丽叶》等译作。

为了应对中学生越来越不愿意上文学课的现象,法国教育部把电影引入文学课程,将学生感兴趣的性、浪漫和反叛精神引入日常课堂。法国教育部官员认为,他们选择的电影能帮助正经历青春期的学生更好地理解这些问题。在已公布的200部经典电影中,中学生将能在老师陪同下观看法国电影《轻蔑》(Le Mépris)中的男女主角“调情”,以及《赤胆威龙》(Rio Bravo)的枪战,并以自己的角度进行解读。除了经典法国文学作品,法国学生还须阅读萨特和加缪等看上去对中学生而言过于艰深的哲学作品。2010年,法国中学会考作文,要求考生解释霍布斯《利维坦》(英国政治哲学巨著)和托马斯·阿奎那(中世纪意大利神学家、哲学家)的《神学大全》节录。

日本语文书的内容涉及内容极其广泛,如尊重生命、环保、维护人权、保持社会福利、热爱家乡、安全和防灾等,都非常贴近生活。日本国语教材选文的来源也很宽泛,不光有文学家的经典名著,还有行业精英的大手笔或“心灵鸡汤”。比如有的教材选了国宝级名医日野原重明的随笔《想要对你说》,有的选了绘本作家木村裕一的《乘风飞翔》。日本的语文教材重在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以及提高语言和写作的能力。

在“不在吃饭就在思考”的德国,对语言学习的重视度往往高于数学。20世纪90年代,德国曾对基础教育课程进行改革,目的是为了让教育“更适应社会发展”。在包括语文在内的科目,教材选取还专门加入了更多展现社会“阴暗面”(如种族歧视、违法犯法)的内容,以引导学生主动思考和解释社会现象。

除了文学还涉及大量的政治、地理、历史、生活常识、心理、人文等方面的内容,德国学生不是为了语言而学语言,而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思想,和别人交流思想,把语言作为生活中的工具,通过语言学习来认识世界和自我。

过去很长时间,中国高度重视教育的政治职能,课程设置统一,教材统一,完全是由国家来承担相关工作,随着教育观念与教育治理观念的改变,随着教育改革的推行,学校课程改革已经推行多年,教材的出版发行也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由一家变成多家,甚至几十上百家,给了学校与学生更多的选择权。

随之而来的,是教材也变得五花八门,“过于西化”的担心之外,我们自己有些教材的泥沙俱下,质量不高,令人担忧。正如一位读者留言所说,对外来文化应该怀有一颗包容之心,但同时更重要的事是发扬和传承我们五千年的文明,很多国学经典被人误解,甚至被媒体歪曲来搏眼球,诸子都要哭了。



 

本文摘自“四月网”,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本站网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本网站为非营利性机构,刊载文章均为公益传播目的。除特殊声明外,本站不拥有所转载文章版权。如引用,请注明原始出处。若版权拥有者对转载有异议,可与本站联系,本站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