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为何拔高袁世凯--袁世凯真的比孙中山强吗

2016-11-22 21:16


八十年代以来,出现了一股抬高袁世凯的社会风潮。宣称袁世凯是一个所谓中国现代化的先驱人物,促进了中国社会发展。近来,孙中山诞辰150周年,“抬袁抑孙”的观点又有抬头,其实这种观点是不值一驳的。在这里我就简单的回顾一下袁世凯生平的一些经历。
 
袁世凯最早的发迹是起自于淮军,特别是出兵朝鲜平定壬午兵变和甲申政变这两次事件。今天有些人说袁世凯在朝鲜捍卫了中国利益,其实这种观点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应该说,就是在袁世凯出兵朝鲜期间,把朝鲜的局势搞糟了。中国在历史上和朝鲜有着密切的宗主国和藩属国关系,经常帮助朝鲜抵御外国侵略,其中有代表性的就是明朝时期,万历年间帮助朝鲜抵御日本的侵略。但是,在中国历史上,基本上是尊重朝鲜的内部事务的,一般不干涉朝鲜内部事务。可是袁世凯驻朝期间,打破了这种默契,不断干涉朝鲜内政,甚至打算废绌朝鲜国王。导致朝鲜上下对于中国的反感越来越严重,后来甲午战争日本出兵朝鲜的时候,朝鲜方面并没有在中日战争中完全站在中国一边,内部的亲日势力也非常庞大,这和明朝时是完全不同的。但是,袁世凯虽然把朝鲜的局势搞得一团乱,为甲午战争的失败中下了祸跟,自己却在战争爆发前夕要求调回国内,最终没有受到冲击。可以说,他是让整个中国为他个人承担了这个巨大的灾难。
 
袁世凯发迹的第二件大事儿就是编练新军。从甲午战争以后在天津小站练兵到清末新政期间练成北洋六镇新军,可以说袁世凯是近代中国,准确的说是晚清时期中国军队领域影响最大的一个人。但是,他所谓的新军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巨大的倒退。因为他的新军仅仅是在装备与训练方法上的采取了西方国家的模式,主要是德国的模式。但是,其军队的核心东西,也就是军队的精神与组织形式,反而较之旧式军队有了很大的倒退。第一个方面儿就是所谓的兵归将有。就是由国家的军队转化为私人的军队。其实,这种情况早在曾国藩的湘军和李鸿章的淮军时期就开始了,比如说,李鸿章死了以后,只有儿子才能指挥住他的老部下。但是,真正转化的比较彻底的还是袁世凯,因为曾国藩和李鸿章还是强调军队要既效忠于国家也效忠于他们个人,袁世凯是强调军队不效忠于国家仅仅效忠于他一个人。这种军队的私有化导致了整个民国时期军阀混战不断。第二个方面就是军队彻底走向了警察化,也就是说,军队并不是用来抵御外国侵略的,主要是用来镇压国内群众的。这也是曾国藩和李鸿章时期就已经出现这种情况,但是在袁世凯时期才真正彻底的做到了这一点,因为李鸿章的北洋水师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儿对外的意思在里边儿的。袁世凯作为新军最有实力的将领之一,在八国联军侵华期间就驻扎在离八国联军不远的山东,却对八国联军坐视不理,反而加入了所谓的东南互保,坚决镇压义和团和抵抗八国联军的一切力量。应该说,这也是少量的2万多八国联军能够取得胜利的重要原因之一。不过,这也成为了袁世凯个人积累的资本,《辛丑条约》以后,他由于列强的信任成为了清政府最有实力的大臣。
 
袁世凯发迹的第三件大事儿也就是辛亥革命期间借机逼宫,让清朝的皇帝退位,自己取得了最高的权力。现在有一些人对袁世凯这种做法评价很高,宣称袁世凯是辛亥革命的主要功臣。但是这本身就是一种价值观混乱的表现。因为革命的必要性主要是在于改造社会,打击阻碍社会发展的利益集团,而不是说换一个壳。如果要是仅仅挂一个民主共和的招牌,还是有过去那一帮人统治,而且统治的比原来还要残暴和黑暗。那么我们还要革命干什么?更重要的是,袁世凯本身能够取得政权也是得到了帝国主义侵略势力的支持,这一点恐怕是为袁世凯辩护的人也无法否认的。当时,孙中山为代表的南京临时政府也想取得帝国主义列强的支持,这个是事实,但是列强并不待见他们而希望袁世凯上台,这同样是无法否认的历史事实。仅就这一点来说,袁世凯作为列强代理人的卖国贼帽子就是逃不掉的。
 
同样,近年来是史学界还有一种观点,就是说袁世凯已经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最大限度的捍卫了中国的主权。其实这种说法同样是不值一驳的。任何人都要为自己争取利益,就像汪精卫所谓的伪政府同样也要和日本人谈判,尽可能的多一点儿自主权。但是,我们判断一个政府的性质首先应该看他的执政基础和力量来源,袁世凯的执政基础和力量来源首要的就是帝国主义列强的支持,就这一点来说,他的所谓捍卫国家主权,就是在不触动列强在中国侵略势力前提下的捍卫,和汪精卫伪政权同日本谈判这种所谓的捍卫国家主权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因此,以此来评价袁世凯本身也就站在了外国侵略势力一边,认为外国侵略势力是不可能被打倒的。但是实践证明,新中国成立以后,外国侵略势力很快就被打倒了。有些历史学家可能会说,袁世凯那个时代并不具备推翻外国侵略势力的条件。那么好吧,我们可以退一步说。如果要是我们说袁世凯也维护了国家利益,那么逻辑前提就是,其他人上台的话不如袁世凯,国家利益会受到更大的损失。可是事实上,袁世凯那个时代,无非就是四种力量,一种是义和团为代表劳动者的力量,第二种是以孙中山为代表的中小资产阶级及知识分子的力量,第三种是以及一些顽固派遗老为代表的旧官僚和士大夫的力量,第四种就是以袁世凯为代表的新式官僚和买办的力量。这四种人里面哪一种是受帝国主义侵略势力欢迎呢?显然是第四种。所以现在历史学家为袁世凯开脱是开脱不了的。
 
当然,对袁世凯也有一些流传的评价是不太合适的。比如说,康有为和梁启超为代表的维新派批判袁世凯主要是骂袁世凯在戊戌变法期间告密出卖了维新派。应该说,袁世凯的告密确实导致了谭嗣同为代表的一批维新派死亡。但是,维新派的失败主要还是由于自己的力量太过薄弱和软弱,本身深夜访谈去拉拢袁世凯的做法就是愚蠢和很不高明的。即使是袁世凯不进行告密,甚至是支持维新派的做法,他也是同样无法取得胜利的。因此,我们固然不应该肯定袁世凯这种背信弃义的表现,也没有必要把他这种背信弃义的危害看得太高。第二件事儿就是所谓的袁世凯复辟帝制,这也是孙中山为代表的革命派和今天史学界批评最多的地方。不过,就这方面来说,恰恰没有太多需要批评的地方。因为不管是共和制也好,帝制也好,其实都是外壳,统治者才是内在的核心。袁世凯复辟帝制的初衷是希望能够维护国家的稳定,准确的说是稳定自己的统治。应该说袁世凯看到了辛亥革命仅仅是一场上层的革命,在群众里边,特别是广大农村里的帝制思想仍然根深蒂固。但是,袁世凯却没有看到,他自己的统治本身也是上层的统治,也就是亲近帝国主义的军阀和买办的统治,这些人是希望他们这一个集团能够集体决策而不是由某个家族永世说了算。而他复辟帝制的做法其实就是损害了自己的统治根基,因此也就垮台了。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中国古代虽然实行的是皇帝制度,但并不是因为皇帝而效忠,而是因为效忠才能当上皇帝,中国农民虽然比较向往皇权思想,但是真正向往的是从陈胜吴广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到西游记里的“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因此,他们固然不会因为袁世凯称了皇帝就反对袁世凯,也不会因为袁世凯做了皇帝就支持袁世凯,更多的是采取一种漠不关心的态度。所以,袁世凯想要当皇帝来稳固自己统治的做法本身就是错误的。中国农民皇权思想的本质是“有功绩的人能当皇帝”,而不是“当皇帝本身就是功绩”。朱元璋“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才是真正的高明的政治做法。
 
总的来说,袁世凯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近代中国一个比较典型的帝国主义在华代理人,他的主要问题不是出卖维新派和复辟帝制,而是开启了彻底依附侵略者的买办军阀统治。虽然孙中山有不少和缺点的错误,但是比袁世凯还是要强很多的。今天的一些人拔高袁世凯,大概是因为他们和袁世凯处于类似的地位吧。
 
 
 
 
 
本文摘自“察网”,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本站网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本网站为非营利性机构,刊载文章均为公益传播目的。除特殊声明外,本站不拥有所转载文章版权。如引用,请注明原始出处。若版权拥有者对转载有异议,可与本站联系,本站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