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历史小说《李自成》面世纪闻——毛泽东与

2016-10-16 14:47
毛泽东对中国封建社会的农民战争,特别是对李自成领导的农民起义有过高度的评价。在他的著作中,曾多次提到李自成领导的农民起义。1928年,他就以李自成为例,开导红军将士避免犯“流寇主义”的错误。1938年在一次关于保卫工作的讲话中,他谈起历史上的农民起义,说我们历来的造**领袖,后来都腐化了,做了皇帝都不好了;但李自成本人始终都是好的,老百姓都称赞他,因为他代表农民利益向地主阶级造**。毛泽东还说过:“在中”国封建社会里,只有这种农民的阶级斗争、农民的起义和农民的战争,才是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对创作反映封建社会农民起义题村的文艺作品(如京剧《逼上梁山》),特别是对创作以李自成为题材的历史小说,毛泽东一贯很重视。
 
  毛泽东到陕北,很关心李自成的事迹。陕北米脂是李自成的家乡。米脂人李健侯很崇拜李自成,他以作为李自成的同乡而自豪,并立志为李自成写书。李健侯从正杂各史和地方志等60多种古籍中搜集史料,从民间搜集传闻,以非常严肃的态度订正谬误,考证真伪,务求翔实,并于1926年着手写作历史章回小说《永昌演义》。初稿写成后,又进行了6次修改,于1930年12月底定稿,全书共40回,34万字。这部书情节曲折,故事生动,虽是小说,却有史料价值。1942年,与李健侯交往较深的李鼎铭先生任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将《永昌演义》手抄本推荐给毛泽东看。毛泽东仔细地阅读了这部书。该书虽然把李自成作为正面形象来颂扬,但从语言、结构到主题,都未从根本上跳出古典演义小说的寞臼,也就是说,作品尚缺乏毛泽东期望的那种阶级斗争推动历史进步的主题思想,没有深入挖掘出李自成起义事件所蕴含的历史意义。在毛泽东看来,不能把起义领袖的人格品德与起义事件本身的阶级斗争意义割裂开来,把李自成单单写成一个品德方面的英雄。1944年4月29日,毛泽东给李鼎铭先生写了亲笔信,信中除肯定该书的价值外,还指出了存在的问题,信中说:
 
  鼎铭老先生左右:
 
  《永昌演义》前数年为多人所借阅;近日鄙人阅读一过,获益良多。并已抄存一部,以为将来之用。作者李健侯先生经营此书,费了大力,请先生代我向作者致深切之敬意。此书赞美李自成个人品德,但贬抑其整个运动。实则吾国自秦又以来二千今年推动社会向前进步者主要的是农民战争,大顺帝李自成将军所领导的伟大的农民战争,就是二千年来几十次这类战争中的极著名的一次。这个运动起自陕北,实为陕人的光荣,尤为先生及作者健候先生们的光荣。此书如按上述新历史观点加以改造,极有教育人民的作用,未知能获作者同意否?又健候先生近来健康如何,能来延一游否?统祈转致健侯先生为祷!
 
  敬颂大安!毛泽东四月二十九日
 
  毛泽东的信由李鼎铭转达给李健侯,李健侯看到毛泽东的信后,激动不已,即赴革命圣地延安,毛泽东热情地接待了他,并给他200元边币,以示褒奖。全国解放后,毛泽东指示陕西省政府将李健侯先生安排在省文史馆做文史研究员,修改《永昌演义》。遗憾的是,此书尚未修改成,李健候却于1950年不幸逝世。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建国以后,有一位作家积极酝酿写作多卷本的历史小说《李自成》,作者兢兢业业数十年,刻苦勤奋地阅读了大量的有关史料、古籍,积累了难以数计的卡片、资料。为创作历史小说《李自成》,作者耗费了大半生心血,这位作家就是姚雪垠。作者说他的创作意图是通过李自成起义“写出明、清之际的阶级斗争..写出我国封建社会阶级斗争和农民战争的一般规律。”由于姚雪垠的创作体现了毛泽东所提倡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因此在写作过程中,得到了毛泽东的关怀和鼓励。姚雪垠回忆:在创作《李自成》的艰苦历程中,每逢“在我最迫切需要的时候,都得到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关怀和支持,没有他老人家不止一次的关怀和支持,虽然在1963年已经出版了《李自成》第1卷,以下各卷的写作计划肯定没有完成的可能。”
 
  毛泽东与姚雪垠的神交是从50年代开始的。1956年秋,姚雪垠在无锡太猢之滨休养,休养之暇,根据游览惠泉的印象,写了篇散文——《惠泉吃茶记》,不久在《新观察》发表。散文借景抒情,提倡要实事求是,讲究科学态度,反对人云亦云的瞎起哄,反对偶像崇拜。1957年初春,毛泽东在中南海召见茅盾与周扬,听取他们汇报文艺界现状与工作情况。汇报中毛泽东提到了姚雪垠的《惠泉吃茶记》,说文章不长,写得很好,很讲究技巧,建议他们找来认真地看一看。还说文章也有毛病,读后给人一种“世人皆醉我独醒”之感,恐怕是作者的知识分子清高吧,一星期后,毛泽东召见新闻界头面人物徐铸成和储安平等人谈话,再次旧事重提,一时间文化界新闻界纷纷找《新观察》第17期,《惠泉吃茶记》成了抢手之作。
 
  1963年金色的秋天,《李自成》第1卷出版了,为了感谢毛泽东对一位普通作家的关怀与肯定,姚雪垠即拿着散发着油墨香的样书,怀着激动的心情,和他的妻子王梅彩来到邮局,给毛泽东寄了一套书。他们相信毛泽东一定会收到这部小说的,也一定会抽暇阅读的,转眼间到了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许多老革命、老干部、老知识分子、老作家、老科学家、老演员等都受到了冲击、挨打、挨斗、挨抄,姚雪垠是老知识分子,又是老作家,当然也不能幸免。那些“造**派”逼着他签名承认《李自成》是“大毒草”,他理直气壮地拒绝了;他们追问他后4卷还写不写?他回答说:“党叫我写我就写,不叫我写我就下写。”在颠倒黑白的年月里,他从来没有屈服过,一天,“造**派”闯进了他的书房,他们显然是来抄家的。姚雪垠首先想到,如果那些有关《李自成》的参考书籍、资料、笔记、卡片等都抄走了,那么《李自成》的写作就很难继续下去,他大半生的心血就会付之东流。姚雪垠心里害怕极了。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些东西“造**派”们竟然都没有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在姚雪垠心中一直是个谜。直到1977年王任重同志给他写的一封长信中,他才知道了事情的经过,那是1966年7月中旬,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身为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副组长、中南局代理书记的王任重同志列席参加会议,会议当中,毛泽东将王任重同志叫到身边,特意嘱咐他说:“姚雪垠的《李自成》分上下两册。上册我已经看了,写的不错。你赶快通知武汉市委,对他加以保护,让他把书写完。”
 
  当时,戚本禹也在场。当天晚上,戚本禹对王任重说:“你不要听他的(指主席)!姚写的《李自成》第1册还可以,但写到‘闯王进京’时,一定是反动的。”王任重当时只是笑笑,未予置理,认为成本禹太主观狂妄,竟敢公开反对毛主席的指示。第二天,王任重打电话给当时的中共武汉市委第一书记宋侃夫,如实地传达了毛主席的指示,中共武汉市委立即采取了有效措施,因此才使那些图书、资料、卡片没有被抄走,姚雪垠这个摘帽“极右”派也未遭到更严重的冲击。当时“文化大革命”正逐步走向高潮,如果不是毛泽东及时地保护姚雪垠,不要说以后的继续创作了,就是性命也自身难保。
 
  1975年,姚雪垠写完《李自成》第2卷已经有一年多了,但在“四人帮”极左文艺路线的干扰下,不仅书稿迟迟不能出版,而且连写作也很难继续下去。在好心人的建议下,姚雪垠准备冒着风险给毛泽东写一封信,向毛泽东汇报一下写作的情况,但是,写的信毛泽东是否能看到?经过反复思索,姚雪垠决定先写信给原武汉中委书记、现在是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学部领导成员之一的宋一平同志,向他询问给毛泽东写信能否帮助转交?宋一平当年全力支持《李自成》的创作,所以他见到姚雪垠的信后马上同胡乔木等商量。胡乔木看完此信,当场表示:姚的信写成后,我可以帮助转交。宋一平迅速将这一喜讯复信告诉姚雪垠,并详细嘱咐说,毛主席患了眼疾,所以要用毛笔写信,字要写得大一点。1975年10月19日,姚雪垠用大开宣纸,毛笔大字给毛泽东写了信,信的结尾写道:“敬爱的毛主席!我原先除写《李自成》之外。还有一个写太平天国的计划,也做了一些必要的准备工作。如今转眼间已经60多岁,身体也不十分好,而《李自成》尚未完成一半,我希望再次获得您的支持,使我能够比较顺利地完成《李自成》,争取在75岁以后写出长篇小说《天京悲剧》。为要替党的文学事业多尽点微末力量,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利益占领历史题材这一角文学阵地,填补起五四新文学运动以来长篇历史小说的空白,我将不断地努力追求,直至生命终止。即令最后完不成我的写作计划,我也下会丧失我作为一个毛泽东时代的作家的雄心壮志,任何时候都不会将意气化为寒灰。但是,我相信,主席是会给我的工作以支持的。”姚雪垠还在信后附呈旧作七律《抒怀》一首:
 
  堪笑文通留恨赋,耻将意气化寒灰。凝眸春海千潮涌,挥笔秋原万马来。愿共云霞争驰骋,岂容杯酒持徘徊。鲁阳时晚戈犹奋,弃杖成林亦壮哉。
 
  信通过宋一平转给胡乔木,乔木同志接到信后,立即转呈毛泽东,并附函介绍了有关情况。信中写道:“主席:送上长篇小说《李自成》作者姚雪垠由武汉写给您的一封信。姚在信里说,这部小说他拟写成5卷,约300万字,第1卷已改写,第2卷已写成近两年,但还没有地方出版,请求您给予帮助。姚的信是宋一平同志托我转送的。宋现在哲学社会科学部工作,以前长期在武汉,所以姚把信寄给他,宋还把姚给他的两封信也给我看了。因为
 
  这两信可以帮助了解姚目前的具体困难,所以现在也一起附上,供您在需要时参阅。”这样,一位饱受磨难的老文化人、老作家的信终于到了要达到的地方。毛泽东收阅姚雪垠的信后,于11月2日在胡乔木转信的报告上批示到:
 
  印发政治局各同志。我同意他写李自成小说二卷、三卷至五卷。毛泽东11月2日
 
  毛泽东的批示虽然简短,但却表明了他对姚雪垠创作《李自成》的全力、坚定的支持。在有关方面的关心和安排下,1975年12月21日,姚雪垠终于来到北京,摆脱了那些随意的干扰,可以一心一意地修改、写作书稿了。到京的第二天,他立刻投入了工作。凌晨起床,他伏在案头,怀着激动的心情,写下了这样一首诗:
 
  到京快车高卧入京华,笔砚安排即是家。舞剑仍来残月外,挥戈惯趁夕阳斜。心游见阙骊龙近,眼望珠望雪路遐。任重只愁精力减,扬鞭少看上林花。
 
  “四人帮”被粉碎,文艺界迎来了新的春天。从1977年开始,《李自成》各卷得以陆续出版问世。在十年动乱中,毛泽东保护姚雪垠并两度支持《李自成》的创作,可以说在中国当代文坛上是独一无二的,这无疑是同意并倡导作者表达的创作思想和作品的主题内容,或者说,从中看出了他1944年读《永昌演义》后提出的修改思路。遗憾的是,毛泽东十分关心的长篇小说《李自成》还没有全部出齐,他老人家就与世长辞了。然而,毛泽东对姚雪垠创作的关怀和支持却永驻人间。
 
 
本文节选自“巨人的情怀”第十八章。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本站网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本网站为非营利性机构,刊载文章均为公益传播目的。除特殊声明外,本站不拥有所转载文章版权。如引用,请注明原始出处。若版权拥有者对转载有异议,可与本站联系,本站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