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高盛和华尔街统治美国?-特朗普的财长和

2016-12-01 23:24
1、政客们抨击华尔街的惯用套路
 
早在2008年竞选时,奥巴马就是以抨击华尔街起家。奥巴马用百姓街(main street)和华尔街(wall street)来说事,形容后者掠夺前者,前者敌视后者,两者之间的关系貌似是不可调和的阶级斗争,而他则是代表百姓街来同华尔街抗争。2008年9月26日晚首场总统候选人辩论会上,原定的外交和安全政策主题辩论,一开场便“跑题”,民主党的奥巴马和共和党的麦凯恩唇枪舌剑,却又不约而同地将炮火对准了华尔街。奥巴马称,美国正面临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这是过去8年布什总统推行、并得到麦凯恩支持的失败经济政策的结果。他指出,救市针对华尔街(WallStreet),但百姓街(MainStreet)上的普通市民困顿已久。他坚决反对挽救华尔街,最后变成给华尔街的CEO送钱。麦凯恩也承认,百姓街人民为华尔街和华盛顿的贪婪、奢靡与腐败付出了代价。他发誓,他的政府要改变这些。在给金融公司高层薪酬方面,麦凯恩也主张必须有所限制。
 
奥巴马在第一任期内,为了竞选连任,曾迎合民意高调指责华尔街,比如谴责华尔街金融机构高层管理人员在经济衰退时仍收取丰厚分红为“可耻且不负责任的”行为,其副总统拜登则在接受美国CNBC电视台采访时公开说:“我真想把这些家伙(华尔街高管)关禁闭”。奥巴马还公开声明,“我不是来帮助华尔街的‘肥猫’银行家的”、“华尔街太多的人只是在那里寻找快速致富和丰厚奖金”、“在华尔街,金融业和游说者一直在侵蚀避免崩溃的法律规则”。
 
结果如何,大家都看到了,在奥巴马的任期内,华尔街-五角大楼联盟的统治坚如磐石。
 
而在2016年大选中,重演了前两次大选的戏码。在桑德斯的带动下,希拉里表现得奇左无比。她把自己打造成美国前总统罗斯福(Franklin D.Roosevelt)的接班人,宣布要实现“机会平等,为可以工作的人提供工作岗位,为需要安全的人提供安全保障,结束少数人的特权,保护所有人的公民自由,不断提高多数人的生活标准”。希拉里对选民强调,“你们不成功,美国就不能成功……经济不能仅服务于顶级阶层”,“我不是为某些美国人而选,而是为所有美国人而选”之上。她将炮轰企业高管薪酬过高作为自己参选“第一把火”,强调“美国家庭面临财务困境之际,企业执行长的平均收入却是工薪阶层平均收入的300倍左右”。在纽约罗斯福岛举行首场造势大会,她向支持者承诺一旦当选总统,将解决收入不均问题,又赞扬劳工阶层带领国家走出金融危机的阴霾,强调每一个美国人都应分享到经济复苏的成果。她又向华尔街和金融业开炮,称“经济繁荣不能由CEO(公司行政总裁)和对冲基金经理独享”、“民主不是亿万富豪和大企业专有”。希拉里还承诺,如当选“将让经济为每个美国人服务,而不是服务于权贵阶层”,并反复强调“穷人的选票比华尔街的钱更重要”。针对华尔街,希拉里主张,加大针对华尔街金融机构的监管力度,并将对来自于所谓“影子银行”的非金融机构放贷活动进行打击;缩减遭到监管机构罚款的金融机构的高管薪酬。
 
当然,特朗普自称代表美国白人中产阶级,自然也免不了对华尔街开炮,他说,(金融)系统被操纵,说对冲基金经理“正在谋杀”,说将对华尔街增税,承诺将“排干沼泽”(即清理华盛顿政治圈)。特朗普说,“我了解华尔街,我了解华尔街上那些家伙。我会成为最合适面对他们的谈判代表,不过同时,我不会让他们逍遥法外。华尔街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问题。我们要让他们掏腰包。”特朗普还指责竞争对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到投行进行收费演讲,和银行业走得太近。他在竞选广告中抨击高盛和“金融大鳄”索罗斯,他自称将打破这一切。
 
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套路!
 
尽管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在党纲中提出要恢复1930年度通过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Glass-Steagall Act),但特朗普却主张暂停所有新的监管措施,并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显而易见,如果特朗普真想监管华尔街,应该是先制定更加严格的监管法案,再废除现有体系。但他做的完全相反,先废除现有监管体系给华尔街松绑,但新的监管体系连影都还没有。
 
2016年11月29日,特朗普内阁中的两大重要职务:财政部部长与商务部部长,均花落华尔街人士。特朗普竞选团队昔日的财务主管、高盛前高管史蒂芬·姆钦(Steven Mnuchin)将出任财政部部长;华尔街亿万富翁、1929年成立的华尔街秘密组织华尔街兄弟会“Kappa Beta Phi”主席、有“华尔街公司医生”之称的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出任商务部部长。
 
2、特朗普的新财长出身高盛之家—父兄三人都是高盛高管
 
现年53岁的Steven Mnuchin与高盛和华尔街渊源颇深,可以说他来自一个纯粹的高盛家庭,父亲是高盛前合伙人,弟弟也是高盛前董事。他本人曾在高盛任职达17年之久,曾担任执行副总裁、CIO和高盛管理委员会成员等多项职位。而他的父亲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是高盛的一位合伙人,更是在高盛供职达30年。
 
2002年,Steven Mnuchin离开高盛,之后入职索罗斯基金,在索罗斯创立的索罗斯基金管理(Soros Fund Management)公司工作。2004年,他创立对冲基金Dune Capital,现任公司总裁兼CEO。该基金曾得到索罗斯10亿美元的投资。2009年,Mnuchin和其他投资者一起,买下了在金融危机中受到重挫的IndyMac银行,将其更名为OneWest,运营了几年之后,于2015年将其高价出售。Mnuchin在好莱坞也不小的声望。他旗下有一家电影公司Dune Entertainment,并和其他人联合出资一家动作电影制作和投资公司RatPac Enterment。Mnuchin曾投资过阿凡达、X战警、美国狙击手、疯狂的麦克斯等多部知名影片。
 
在特朗普竞选期间,其竞选团队的财政主管就是Steven Mnuchin。在特朗普的经济团队中,银行高管、对冲基金大佬、石油大亨占据了绝大多数。如对冲基金巨头约翰·保尔森(JohnPaulson)、石油天然气开采和制造企业大陆资源公司(ContinentalResourcesInc.)的创办者哈罗德·海曼(HaroldHamm)、洛杉矶私募股权公司柯罗尼资本的创始人托马斯·巴拉克(ThomasBarrack)、美国联邦储蓄银行董事长兼CEO史蒂芬·考克(StephenM.Calk)、银行家安迪·毕尤(AndyBeal)等等。
 
如果Mnuchin被确认担任财政部长,那么他将成为不到25年内担任该职的第三位前高盛银行家。前两位是鲁宾(Robert Rubin)和保尔森(Henry Paulson)。鲁宾曾在克林顿(Bill Clinton)第二任期担任财长,鲍尔森则曾在小布什(George W.Bush)第二任期担任财长,并让高盛银行家Robert Steel担任自己的副手。高盛在美国政商界人脉广大,特别是财政部,屡屡有高盛前高管入驻财政部。而且高盛与政府的关系远远不止财政部。纽约联储银行行长达德利(William Dudley)曾在高盛担任首席经济学家10年。20世纪90年代在高盛担任法律与监管事务部门高管的Joshua Bolten曾担任小布什的幕僚长,在1999年高盛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时敲钟的高盛合伙人Steve Friedman曾任小布什政府高级经济顾问。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主席Gary Gensler是高盛曾经任命的合伙人中最年轻银行家之一。
 
高盛在政府的人脉不仅仅限于美国。前加拿大央行行长、现任英国央行行长卡尼(Mark Carney)曾在高盛供职13年,在高盛的伦敦、东京、纽约和多伦多办公室工作过。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Mario Draghi)曾于2002年至2005年期间在高盛的国际业务部门担任副董事长兼董事总经理。高盛顾问和前雇员曾担任过澳大利亚、希腊和南非等国家的央行行长。
 
金融危机时期,高盛首席执行长劳尔德•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和其他一些高管曾被美国国会传唤,国会要求他们就高盛涉及复杂金融工具的交易做出解释。高盛的这些复杂金融工具被认为是金融危机背后的元凶之一。高盛的形象曾在金融危机时期一落千丈,而如今高盛重新在美国政坛获得重要权力,说明高盛已经通过特朗普实现了华丽转身。特朗普及其团队,是华尔街最好的代言人。
 
2009年金融危机最深重时,包括姆钦基金在内的由私募股权投资者组成的非银行财团,接手了因经营困难而由政府接管的美国第四大贷款机构IndyMac银行。该财团还包括明星对冲基金经理保尔森、索罗斯以及戴尔计算机公司创办人戴尔等,姆钦担任新公司的执行官和总裁。财团向该公司注入16亿美元现金,将其改名为One West,之后该公司对成千上万被其认定为不良贷款的房贷客户进行止赎。2015年姆钦及其合伙人以34亿美元的价格将该银行出售给商业贷款提供商CIT集团。现在,姆钦是CIT董事会成员。
 
这或者是笔成功的投资,但也成为姆钦被诟病最多的投资。左翼批评他在金融危机中,从老百姓身上赚血汗钱。
 
有美国媒体评论称,姆钦收购IndyMac这笔交易集中了每个美国人痛恨的金融危机故事的所有元素:普通人的恐慌,精明的投资者抓住机会猛赚,政府挽救银行却不试着帮助普通人保住家园,巧妙的品牌重塑,疯狂的止赎,数十亿美元的利润。现在,更奇妙的现实是,这个故事背后的获利者被任命为财政部部长。
 
One West还被房屋倡导团体指责存在种族主义借贷和商业行为,没有在少数族裔社区开设分行,借贷给有色人种的钱“非常少或者甚至没有”,相反在白人社区投入更多,表现更好等。这种贷款歧视早在1968年美国的“公平住宅法”中就明令禁止。华尔街金融机构是美国种族主义的大本营,也是制造种族隔离的幕后推手。根据1994年拉尔夫.T.金的一项研究,在所调查的225万份的抵押贷款申请书中,只有12.8万份是由黑人提交的,只占总数的6%,其中只有2.5万份来自黑人社区的黑人居民,可见黑人社区中的黑人受到的歧视更加严重。根据该项研究,在很多贷款机构发放的抵押贷款中,黑人比例不足1%。比如在向“美国大通消费者服务公司”、“投资储蓄银行”、“大都市联邦银行”等提交的申请中,来自黑人社区的比例只有0.1%。根据1990年波士顿大都市区白人的贷款申请在白人社区和少数族裔社区遭到拒绝的比例研究,白人申请人在白人社区的拒绝率只有10%,而在少数族裔社区则高达17%,这表明,同为白人,由于其居住在少数族裔社区就遭到贷款歧视,这自然是对白人居住在种族混合社区的一种打击,如果白人不愿遭受这种歧视,他们就会迁离少数族裔社区,从而加剧种族隔离。
 
如果参议院批准了这项任命,姆钦将会成为又一位从华尔街巨头高盛转身为华盛顿政客的知名银行家,他的两位高盛前上司保尔森(Henry Paulson)和鲁宾(Robert Rubin)就遵循了上述路径。
 
美国政治网站Vox评论称,Mnuchin之所以会获得财长一职,显然得益于他今年5月曾担任特朗普的首席财务官,并为其筹到了大笔的竞选资金。他的任命完全是特朗普投桃报李。Vox评论称,Mnuchin的任命可能意味着,特朗普喜欢忠诚于自己的人,并且他的政策可能将有利于华尔街。尽管没有人知道Mnuchin在许多事务上的想法,但任命来自华尔街的Mnuchin本身,可能就很说明问题:特朗普政府可能在比他在竞选口号中所说的那样,更加“亲”华尔街。Vox指出,特朗普在竞选时偶尔对“银行的强硬表态”可能掩饰了,他“真实的政策议程”其实“非常有利于银行业”,比如减少对金融部门的监管,对许多对冲基金、风投公司、私募基金等合伙人类型企业进行减税等等。
 
3、特朗普的新商务部长是秘密组织华尔街兄弟会的主席
 
特朗普在竞选时曾承诺将重振美国制造业,让矿业工人重新获得工作机会,现在特朗普却准备任命罗斯为商务部部长。这位78岁的投资大亨拥有一座西佛吉尼亚煤矿,2006年该矿有12名工人死亡。
 
对于竞选时表现出经济民粹主义的特朗普来说,选择华尔街巨头罗斯看起来有些讽刺。
 
前煤矿安全官员奥佩嘉德(Tony Oppegard)就抱怨道,“人们都指望你为他们扭转经济,为煤矿业带来工作,你却任命一个从来没有帮助过工人阶级的人,这真是虚伪的新高度。”。
 
今年8月,罗斯的投资公司WL Ross&Co.同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支付一笔230万美元的罚款,解决未向投资者披露收取费用一事。
 
2004年,他购买了北卡罗来纳州一家经营困难的纺织品生产商Cone Mills,并将其与另一家公司合并。合并后的公司裁掉了数百名工人,将工作外包给劳动力更廉价的新兴市场。
 
2002年,当了几十年的银行家后,罗斯开始收购那些潦倒的钢铁厂和煤矿,同时他获得了“地底恶魔”的称号。其中有一个名为Sago的煤矿,在2006年1月2日清晨因甲烷爆炸导致12名矿工死亡。罗斯在2005年3月收购了该矿,同年美国联邦矿业安全和健康委员会认为Sago存在208起违规事件,而一年前仅有68起。
 
有美国媒体报道,2012年,威尔伯·罗斯在隐秘的华尔街兄弟会Kappa Beta Phi的活动上唱了不少讽刺穷人的歌曲。2年后,罗斯公开为华尔街1%辩护,宣称“占领华尔街”活动中被反对的那1%是出于政治原因被盯上的。
 
Kappa Beta Phi于1929年成立,只招揽家财数以十亿美元计的银行家和金融界专才加入成为会员,他们都是大型投资银行、私募基金和对冲基金的高层。现时会员包括纽约前市长彭博、财富多达十九亿美元的投资者罗斯(Wilbur Ross)、著名商人Peter Kellogg等。洛克菲勒家族的一些成员是KappaBetaPhi的会员。这个社团成立于1929年,由美国威廉和玛丽学院的4位学生建立。这个华尔街秘密社团的现任主席是78岁威尔伯·罗斯,即将出任特朗普的商务部长。
 
2012年1月,二百多名会员在十家高级酒店内参加众会,《纽约杂志》记者鲁斯(Kevin Roose)假扮成侍应混入会场内,目睹这些名流的一举一动。不过,别以为这些生活在上流圈子的商贾名人都很尊贵,他们众会时流露出的真面目令人诧异。原来,他们也爱玩易服玩意。当天的晚会开始时,新加入的男性会员要放下身段,穿上豹纹和镶有金珠片的裙子和披上假发进场,搔首弄姿,大谈不文笑话。席间,贵宾们口若悬河,批评政府于09年的救市计划,且大庭广众取笑社会内要占领华尔街的那“百分之九十九”的穷人。
 
4、特朗普和华尔街将推行更加殖民主义的全球化
 
作为特朗普经济顾问团队的一员,罗斯帮助特朗普制定公司所得税、基建花费及国际贸易方面的政策。根据美国福布斯的数据,罗斯身家29亿美元。法新社说,罗斯将代表美国政府处理与中国等国家的贸易争端,包括金属产品的倾销。罗斯同意特朗普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的观点,倡导对中国产品征收重税。他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说,应该改善现有的贸易协定,奥巴马的TPP是“恐怖协议”。
 
显而易见,特朗普这帮华尔街精英并非要反对经济和金融全球化,他们要继续推动美国高附加值的商品高价出口中国,让中国及第三世界继续向美国出口廉价的稀土及低附加值的劳动密集型商品,鼓励中国继续购买美国国债和垃圾债券,并计划打断中国等新兴国家的产业升级步伐,让美国的海外资本回流美国参与高端制造业的发展。他们之所以对现有自由贸易体系不满,是因为他们认为奥巴马们倡导的TPP和全球化对第三世界国家剥削的还不够,特朗普和华尔街要联手要将中国锁定为汇率操纵国,并制定更加有利于美国、更加能够剥削第三世界的全球化方案。
 
 
 
 
 
 
 
 
本文摘自“察网”,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本站网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本网站为非营利性机构,刊载文章均为公益传播目的。除特殊声明外,本站不拥有所转载文章版权。如引用,请注明原始出处。若版权拥有者对转载有异议,可与本站联系,本站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