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敏:社会分工理论是资本主义的免死牌吗

2016-11-17 22:06
     前段时间,有一个在美国混得不错的女汉子把我拉了她建立的群里,也因此得以了解美国华人对于美国大选的态度。
 
    我看到了美国的华人特别不喜欢希拉里,反对她当选总统。因为拉婆上台要搞巩固统治阶级的统治的收买底层老百姓的福利政策。
 
    在美国的华人大都是靠自己的努力赚钱,大多属于中产阶级,因此大家就不甘心被多税收去养懒人,川普就比希拉里做得更有利于在美国华人的利益。
 
    确实,希拉里为了精英层的利益,以绳头小利拉取选票,这实际上反映出了他们的我拿大头,小老百姓拿小头的统治思想。
 
    有些拥有这种思想的精英就更是让你不觉得他们的核心是为了精英的利益服务的,是为了这个世界服务的。
 
    我就曾经遇到过一位,他的思想很具有代表性。他认为,只要贯彻亚当斯密的分工理论以让更多的人分工、就业就万事大吉了。他认为亚当斯密的分工理论是有益于所有人发展的。
 
    这实际上是一种不改变现状下的改良主义、是致力于发展维护精英制度和他的利益的。
 
    而他的思想及具有迷惑性,只要发展了,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分工就业越多,那么什么问题也没有,大家就要维护他。
 
    我曾经提出科技的发展已然变质,已经让社会分工理论难以为继了,因为全自动化在三个产业里面已经全面展开了,因此就业率只会越来越少,社会分工理论遭受到了革命性的结果了。
 
    但是,有一个自称为高科技业者的精英说我这是无稽之谈,说我不懂得高中课就讲过的熵在自然的状态下是无限自发增长的,科技会自发增长熵值。
 
    所以他说必须应用外部力量去缩小,这个缩小的过程也就阶段性增加了就业了。
 
    实际上,他的意图很明白,就是科技只会帮助亚当斯密的分工理论越来越如鱼得水,这在本质上是利用发展的特性来维护精英制度的,因此也就更加具有欺骗性。
 
    实际上,资本主义确实利用了这样的一个发展特性去发展的,而这在本质上实际上也是在利用自然的特性规律去不断吐痰了,这样也就让吐痰的理论大显神威了,而这就是能极大促进就业消费的。
 
    但是,在这样一种的发展模式下,地球的资源能承受得了吗?这种不调生产关系并使之发展的合理,而是借助科技去折腾这个世界,这样地球母亲是承受不了的,因此她自然会致这个不孝子于死地的,这是迟早的事。因此,借助这种科技的熵值发展、无限扩张的模式是不可取的。
 
    而实际上,这样的发展并不能让更多的人就业,因为就无产阶级而言,唯一可参与这种做大蛋糕获得利益分享的资本就只有出卖自己的劳力了。
 
    而资本主义排斥更多的人掌握资本也就让这种必须要靠资本才能更多享受到发展福利的模式也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了,当越来越多的人被排斥在掌握资产之外、当科技发展到能让机器自动化管理在三个产业里面全面自动化的时候,劳力也就退出了参与生产利益分享了,因此一如缺氧,那么你就是有再多的燃料也难让火烧得越来越旺的。
 
    在不改变生产关系的前提下,这种熵值也难以发展,尤其是当生产关系越来越偏向于一方的时候,机器能彻底替人干活的时候就更是如此。
 
    实际上,我们左派对此问题甚至是没有去想它,然而这个问题也是何其的右倾、何其毒的一种思想。
 
    不彻底批评社会分工理论和这种熵值发展的理论,那么我们大家就会被它迷惑而让我们的事业受到了极大的阻碍。
 
    确实,像这种借助自然的熵值发展就如同要整个地球整个毁灭的节奏,因为我们地球是难以承受这样的发展模式,这也是不断为实践所证明的。
 
    同时,在生产关系不变时,因此当机器将来能全方位替代人干活时,那这样发展的结果自然是:在这个精英制度不变、资本主导利益分配的情况下,唯一靠劳力参与利益分享的绝大多数人就被排斥在外了,这样广大的劳工不劳动也就让整个社会的消费快速萎缩,实际上也是对于科技越发展、熵值越发展的一种否认,因为这样的发展其中有一个条件,而受这个条件所限,因此自然也无法让科技越发展熵值越发展的这个特性发展的。
 
    资本排斥非资本参与分享利益、而科技现在在排斥劳力参与利益分享方面的发展也越来越厉害的,因此这个资本小范围内的近亲繁殖也就让科技的发展所带来的这种特性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了,毕竟有更多的消费才能让科技所带来的这种熵值特性随之发展的。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无论发展是朝向左的发展,还是右的发展,这种不调整生产关系的发展模式,那最终的恶果是:带来了毁灭了。
 
    而我批评这种亚当斯密的分工理论和熵值理论就是让那帮坚持走精英制度的资产阶级精英们明白,他们所走的一条不改变生产关系的路子就是一条绝路。
 
    实际上,过去因为生产力发达,确实带来了更多的就业岗位,财富也确实挺多的,但这也让资产阶级乘机更多的剥削、压迫老百姓,把生产关系调得更加右了。
 
    可如今,生产力并没有让就业岗位更多而是更加少了,因此,这种过度的右倾的发展模式就会因为基础发生根本性的颠覆性的变化而发生革命性的后果。
 
    因此,我们要先知先觉、及早预防布局,因此我主张在生产力将导致极其厉害的去人工化和消费萎缩的时候,我们就以消费为核心去构建一套真正让这个社会消费高度发达、让社会健康长久的体系出来。而我发现个人对社会的贡献是个人获利的根本,那么上述的问题也就不成为问题了,旧的一套的弊端也就消失了。
 
本文摘自“草根网”,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本站网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本网站为非营利性机构,刊载文章均为公益传播目的。除特殊声明外,本站不拥有所转载文章版权。如引用,请注明原始出处。若版权拥有者对转载有异议,可与本站联系,本站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