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召忠将军怒言:不少学者是美国培养的汉奸!

2016-11-02 22:10

作为专家必须要有骨气,如果不这样,那还要专家干什么?一个人不爱国,还谈什么学术,那对国家有什么用?不能像一些经济学家那样去忽悠。专家不能成为一个利益集团的代表,不能成为帝国主义的代表,不能帮着美国来忽悠中国。

以下内容系张召忠将军采访实录。

记者 在你看来,看问题一定要有立场。

张召忠:站在什么立场上说什么话。我不是利益集团,我没有私心,不像一些经济学家,没有人给我钱让我替他们说话,我完全是为了维护国家的利益。

作为专家必须要有骨气,如果不这样,那还要专家干什么?一个人不爱国,还谈什么学术,那对国家有什么用?不能像一些经济学家那样去忽悠。专家不能成为一个利益集团的代表,不能成为帝国主义的代表,不能帮着美国来忽悠中国。

记者 今天的世界已经是和平世界,至少我们应该追求和平,难道还要用帝国主义这种方式来分析世界吗?

张召忠:这是完全错误的,和平是你们看到的和平,在我眼里看到全是危机和威胁,怎么会有那么多和平呢?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加大对中国的封锁和围堵;陆地领土有争议,海上有争议,岛礁有争议,台湾还没有回归,从哪一个角度上来讲中国都不是强国!这次金融危机就是一次经济侵略。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帝国主义的本质是不会变的,不管是奥巴马还是谁,绝对不会变的,怎么会变呢?只是为了国家利益所表现的手法不一样而已。必须要看到这一点,帝国主义的本质是不会变的,绝对不会让中国好好崛起。

记者 有人说,我们应该与时俱进,现在没有帝国主义了,美国也成我们的朋友了。

张召忠:这是外交语言。我一向主张要把外交官和军官分开,军人要有军人的语言、军人的立场,军人的立场就是为国家利益服务,为party的利益服务。经济学家应该和军人一样,因为支撑国家的是两大支柱,一个是经济,一个是军事。军事这块没有问题,我们都是爱国的,我没有任何学术文章是帮着美国人来忽悠中国。可是,经济那个支柱被风化掉了,变得非常脆弱,非常有问题。

记者 你有很强烈的忧患意识。

张召忠:忧患意识是现在最缺乏的。中国跟阿富汗有几十公里的边境,现在北约的兵已经和中国兵面对面站岗了,已经到中国的门口了。一些学者是美国培养的,读美国人的书,接受美国的理念,帮助美国人来忽悠中国人。美国是衰落了,但是美国再衰落,三十年内中国都追不上。说中国二三十年超过美国,是别有用心,让中国人头脑涣散,捧杀中国!这是帝国主义所高兴的。美国想把你捧起来,多买他的债券,最后哪天掏空你,把你搞垮,美国从来都是靠忽悠!

1983、84年我就建议中国搞石油储备,因为我在海军,海军要考虑石油运输通道的安全,考虑中国的发展。美国、日本都有石油储备,我们也应该搞石油储备。当时石油是3美元,没有人说搞。这些年终于开始搞了,全是高点100到147美元一桶的时候我们大量吸进石油,等它到了47美元的时候,我们就没钱买了。

记者 恐怕有人会批评你满脑子阴谋论。

张召忠:这不是阴谋论,这是实事求是的战略构想。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美国那么多智库,都是研究好了一齐对付中国。中国的智库瞎发牢骚,都没什么用,中国当前应该建立国家级的大型的民间智库,好好研究一些问题。我认为经济方面的智库必须有军事方面的专家参与,否则就经济说经济很容易出问题。

你刚才讲的很多事情,都牵扯到政治立场问题,明显是错的,到我这儿根本毫不怀疑的。例如,奥巴马刚开始选的时候我说,这个人很好,但是他没有办法改变美国。奥巴马期间至少要打一次到两次仗,他不打仗他就当不了总统,这是帝国主义的本质。

记者 会吗?

张召忠:奥巴马要想改变美国很难。打哪儿现在还不好预测,但是他肯定会发生战争,因为如果不发动战争,不符合资本主义发展的规律。我为什么判断奥巴马要打仗?他不打仗的军工企业怎么活,不打仗银行怎么活,没有消耗怎么能拉动国家的发展,怎么促进就业?我不只研究战争,我还研究经济规律,研究历次危机,因为政治、经济、军事都是一体化的。

记者 你还研究经济危机?

张召忠:你知道历次经济危机美国怎么摆脱的?无一例外全都是依靠战争来摆脱的。比方说越南战争,比方说朝鲜战争,打一仗就缓和了,历次都是这样。我和经济学家的预测总是相反,为什么?因为我看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看到了政治、军事对经济的影响。

记者 但是经济学家会嘲笑你观念落后。

张召忠:没有军事专家参与,你研究啥经济啊!战争和经济是捆在一起的。看看去年奥运会之前我们经济学家对股市、楼市和世界经济走向的预测吧,有几个是正确的?经济学家在他那个圈子里认为是对的,到我这儿可能感觉是错的。现在这个世界已经是一体化的了,必须把政治、经济、军事捆在一起去研究,决不能经济学家自己去研究经济,那肯定有问题的。帝国主义搞垮中国,要么通过军事的办法,要么通过经济的办法,肯定是这两个。

最后,我想引用伏契克的名言来结束这次采访:"人们,我是爱你们的!你们可要警惕啊!"

延伸 《历史的拷问》警惕新一代汉奸!

岂容“翻案”——把汉奸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抗日战争的硝烟已经散去,但战争遗留的“汉奸现象”依然横亘在历史与现实之间。

中国历史上不乏奸人,诸如石敬瑭、秦桧、张弘范、吴三桂、洪承畴之流,这样的人历朝历代都遭人唾弃。单想不到的是,较长一段时间以来,一些人竟然打着“解放思想”“言论自由”的幌子和“学术研究”的旗号,随意“任性”地解构历史、歪曲真相,为抗战期间的汉奸、卖国贼叫好、翻案,造成真假难辨、是非不分、黑白混淆。特别是随着社会思潮的多样、多元、多变以及西方国家策动“颜色革命”的影响,诋毁英雄、美化汉奸成了意识形态领域不可小觑的一个问题。

其一,一种流行的观点认为,应“以个人生存需求为最重要需求”“出于从对个体生命的尊重出发,则汉奸的选择也不那么不可饶恕”。

这完全是一种为汉奸张目的歪理。诚然,人有维护自己生命的自由,但对一个国家、民族而言,舍生取义、捐躯为民,是必须始终不渝坚守的核心价值;对一支军队来说,精忠报国、视死如归,是无论何时何地的惟一选择。

“天下有道,以道殉身;天下无道,以身殉道。未闻以道殉乎人者也。”“临大节而不可夺”,是古往今来仁人志士推崇的行为准则。“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岳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的抗日英雄吉鸿昌,“宁死不当俘虏”的东北抗联八名投江女战士,就是他们中的典型代表。

在侵略者的野蛮行径面前,“你为个人的生命考虑”,但是以牺牲更多人的生命和民族利益为代价,汉奸们的这种“苟活”还有一点正义的良知和生命的尊严吗?

倘若按照上述“汉奸理论”行事,活着就是“最重要需求”,为国捐躯倒成了“傻老冒”,中国人还能站起来吗?我们这个民族还有希望吗?

其二,有人公开宣称,“殖民就是进步,殖民时间越长越先进,汉奸在客观上起到了促进历史进步的作用”。

这种论调可谓荒唐至极。作为十八九世纪帝国主义的产物,“殖民”一问世,就是带着血腥和掠夺印记的东西。一个国家进步与否,和有没有被殖民没有必然联系。像非洲许多国家也被殖民很久,非但没有什么进步发展,反而成为这个星球上最贫穷落后的地区。一些人的“汉奸思维”只看到殖民者带来的些许小利,却忽略了因殖民所遭到的歧视、暴行以及所导致的种种恶果。世界上哪有一个国家完全靠殖民,实现经济独立、政治民主、人民幸福了?

美化殖民完全是一种没有一点正义感的虚幻想象。背叛民族、背叛祖国、背叛同胞,甘当日本帝国主义的走狗,只能在历史上起到一点反面教员的作用,何谈任何意义上的进步?尤其像我们这样一个落后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大国,只有实现独立自主,才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中国绝不能成为仰帝国主义鼻息的附庸。

其三,尤其令人愤懑的是,有的著名学者竟然辨称:有些汉奸如汪精卫“他自己下地狱,为的是减轻老百姓的痛苦”,“作为抵挡日本人欺压人民的缓冲器,这样的汉奸非但没有错,而且是真正的英雄。”

这种公然为汉奸翻案的言论,实际上已经超出了自由和道德的底线。稍微懂得历史的人都知道,汪氏一伙叛国投敌给当时抗战局势造成“超级震荡”,不仅直接削弱了抗日实力,打击了抗战信心,而且帮助日本人屠杀抗日军民,筹粮筹款,掠夺资源,进行殖民宣传和奴化教育,完全沦为侵略者的打手和帮凶。一个出卖民族尊严的人,怎么会是“英雄”?一个出卖国家利益的人,怎么会“没有错”?

汉奸就是汉奸,卖国贼就是卖国贼。不论你说得多么天花乱坠,不管打着什么华丽旗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杆秤。当年,面对所谓“和运”“保民”“曲线救国”的汉奸论调,爱国侨领陈嘉庚有一个简单的判断:“敌未退出我国土即言和当以汉奸国贼论”,这一提议由国民参政会第二次大会通过,并被后人誉为“古今中外最伟大的一个提案”。据称,当时主和派的汪精卫在念到该提案时脸色发白。

想不到,当年汉奸卖国“视降敌为保民,称亡国为和平”的陈词滥调,今天居然成了为汉奸翻案的借口和依据。

英雄岂容亵渎,汉奸岂容美化。诋毁英雄、美化汉奸成了时尚,则离亡党亡国真的不会太远了,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和“阿拉伯之春”不就是前车之鉴吗?

历史验证了一条真理:凡是出卖祖国,甘当汉奸走狗的民族败类,最终绝无好下场。汉奸们的叛国罪行,永远记在中华民族的史册上;汉奸们的名字,牢牢地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痛定思痛——中国还会再出汉奸吗?

汉奸,可以说是我们民族历史上永难消除的一块伤疤。兵荒马乱的战争年代已经渐行渐远,但曾给国家民族带来深重灾难的“汉奸现象”并未绝迹。

君不见,就在我们现实生活中,一些人继承了汉奸先辈的衣钵,成为出卖民族利益的新一代“经济汉奸”“政治汉奸”“网络汉奸”等。

君不见,西方国家搞“颜色革命”和“政治转基因”工程愈演愈烈,一些政治上的意志薄弱者和利欲熏心的贪婪之徒,已经或正在成为敌对势力捕猎的对象。

君不见,今天的中国产生汉奸的土壤仍然肥沃,“汉奸理论”“汉奸思维”并未清除,甚至在新形势下有了某种“创新发展”。

假设八国联军、英法联军再进北京,大小汉奸们会不会“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假设甲午战争、抗日战争重新打响,“维持会”“皇协军”会不会再度登场?

一个非常现实的严峻课题摆在我们面前——应该怎样铲除滋生汉奸的土壤?

1 致力国家强大。

汉奸个人的悲剧,其实也是近代中国的悲剧。试想,如果当时中国是一个富裕强大的国家,又怎么会遭到外敌的侵略?如果当时中国政府是为人民谋利益的政府,又怎么会有汉奸的大量出现?物质基础影响或决定政治选择,只是简单地提“爱国”口号往往是苍白无力的。

中国梦是国家的梦、民族的梦,归根结底是人民的梦。在增强国家综合实力、实现民族由大向强跃升的同时,更多地让人民群众从实实在在的获得感中,体味国家理念,涵养家国情怀,从而把自己的命运与国家、民族的命运紧密联系起来,这就从根本上祛除了产生汉奸的条件和基础,这本身就是一种震慑外敌的强大软实力。

2 砥砺民族气节。

“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自古以来,中华民族就崇尚“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的民族气节。民族气节,是一个民族在政治上和道德上坚定的志气和节操。作为爱国主义和民族精神的集中反映,民族气节是一个民族赖以生存的精神脊梁,这个脊梁弯曲了,整个民族都会低头。

人格是国格的基础。只有人的站立,才有一个民族的站立。汉奸心态不除,民族脊梁难硬。没有民族气节,没有民族精神,你经济力量再雄厚,也不过是强盗手中的窃取之物。“一个民族只有从精神上站立起来、强大起来,才永不颓谢”。

3 高擎法治利剑。

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饱受汉奸之害,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各个国家对“汉奸现象”采取了超过一般暴力的残酷镇压和道义谴责。自诩是世界人权典范的法国,二战胜利后,戴高乐政府成立了整肃委员会,一旦发现战争期间的通敌者统统依法枪毙,对于叛国者起到了强力震慑的作用。有的国家还专门立法,惩治那些“汉奸”及为“汉奸”翻案的人。

相形之下,历史上深受汉奸之害、而今又厉行全面依法治国的中国,更要拿起法治的武器,对汉奸卖国贼及其为之翻案行为狠狠打击,彻底整肃,决不手软。

4 锻造忠诚品质。

习主席强调指出:“对党绝对忠诚,要害在‘绝对’两个字,就是唯一的、彻底的、无条件的、不掺任何杂质的、没有任何水分的忠诚。”忠诚是当代革命军人第一位的政治品格。只有保持纯而又纯的“忠诚度”,坚定政治信仰,不做“两面人”,克服“伪忠诚”“亚忠诚”现象,才能塑造新一代革命军人的好样子。大是大非见忠诚。

在新的征程上,面对不见硝烟的战场,我们需要始终保持清醒的政治头脑和坚定的政治定力,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旗帜鲜明地同诋毁英雄、美化汉奸等错误思潮作坚决的斗争,永葆对党绝对忠诚的政治品质。

历史掀开了新的一页。作为一种社会赘瘤,“汉奸现象”应时而生、应时而灭,而我们铲除滋生汉奸的土壤,同“汉奸现象”作斗争正未有穷期!(文|刘新如,来源|解放军报)


 

本文摘自“独家网”,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本站网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本网站为非营利性机构,刊载文章均为公益传播目的。除特殊声明外,本站不拥有所转载文章版权。如引用,请注明原始出处。若版权拥有者对转载有异议,可与本站联系,本站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