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清 :资本寡头意志下的FBI神助攻:希拉里胜选已

2016-11-07 21:56

一、FBI表演神助攻:希拉里胜选或成定局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在10月28日重启对希拉里“电邮门”一事的调查。11月3日,FBI对外宣称,不少邮件系伪造、旨在抹黑希拉里的竞选阵营。11月6日,在距离美国总统大选还有两天之际,FBI局长科米致信多位美国会议员称,在新发现的希拉里的一批电子邮件中没有找到犯罪证据,因而不会改变此前不起诉的立场。

科米在信中说,“根据我们的复查,我们没有改变7月份对希拉里国务卿所作的结论。”

科米曾在7月份得出结论说,希拉里在担任国务卿期间使用私人电子邮箱服务器处理敏感资料,粗心大意,但没有犯罪行为。

这也成为美国大选前的最后一出戏。FBI将这出戏演完后,希拉里胜选基本为定局,美股顺势大涨,高盛团队发布报告称,准备迎接希拉里获胜。

\

“在八天内你们不可能审查完650,000封新邮件!”愤怒的特朗普炮轰联邦调查局局长道,“你们应该明白,这是一个欺诈体系,而希拉里受到该体系的庇护。”特朗普看出了这一场由FBI牵头的政治秀。

FBI这次重启调查的行为,更像是希拉里的一次神助攻。俄罗斯军事科学院教授谢尔盖·苏达科夫指出,科米爆料希拉里邮件的时机太晚,这说明他并非是为特朗普的利益服务。否则,FBI局长一个月前就应恢复对“电邮门”的调查,以便在大选前结案,届时希拉里就会受到指控,她能否成为总统的问题也会有定论。

在FBI结束这次调查前,美国“丹佛卫报”网站爆料称,11月5日,负责调查最新泄露出来的希拉里电子邮件的FBI特工Michael Brown,死在自己的公寓内,“丹佛卫报”暗示希拉里集团谋杀了FBI特工及其家人。不过,美国专门核查并揭穿谣言和传闻的网站snopes认为,这个所谓的“丹佛卫报”是一个假新闻网站,关于FBI特工死亡的消息也是毫无根据。

事实上,希拉里邮件门的真正线索早已被切断。真正反对希拉里的“电邮门”线人,早在几个月前已经相继离奇死亡。

——专业打假网站Snopes报道,受聘于DNC服务公司的Shawn Lucas于8月2日离奇死亡,Lucas是代表桑德斯支持者起诉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DNC欺诈的主控律师,今年7月3日,Shawn Lucas曾前往DNC总部向舒尔茨等递交起诉法律文件。

——Mike Flynn,  互联网作家美国Breitbart News网站的新闻编辑,遇害当日发表的最后一篇文章标题为:“克林顿的现金:比尔克林顿以及希拉里于2014年设立了他们自己的中国基金。”2016年6月23日猝然死亡。死因不明。年仅48岁。Mike Flynn揭露了克林顿基金会的贿赂和公款私用问题。根据国际反贿赂准则, 对政府官员行贿包括: 给该官员金钱,给其亲属金钱,或者给其慈善基金捐钱。通过向某人慈善基金赠款, 可能产生严重的利益冲突。特别是像沙特阿拉伯,科威特的金钱进到克林顿基金,极有可能与希拉里的国务卿职位有严重利益冲突。

——John Ashe, 联合国前官员。健身时意外压断喉咙而死。原定出庭指证克林顿家族以及民主党。正因受贿罪受到指控。在预定出庭指证克林顿一家和民主党的日期之前,因“举重撞击喉咙”身亡。死亡日期2016年6月22日。

——Seth Conrad Rich,民主党职员,27岁,遇害时正在前往FBI办公室的途中,就可能涉及克林顿家族的一宗案件进行交谈;并非抢劫杀人案。死亡日期:7月8号。阿桑奇公布,被谋杀的Seth Conrad Rich的确是维基解密wikileak关于民主党邮件门的爆料人。

——Victor Thorn,高产作家,调查记者。专门调查研究克林顿夫妇。最后一本书是:给克林顿加冕: 为什么希拉里不该入主白宫(CROWNING CLINTON: Why Hillary Shouldn’t Be in the White House)。2016年8月1日被发现在家中自杀。年仅54岁。他是希拉里克林顿的反对者、作者、反克林顿家族的长期研究者和评论家。

美国《政治内幕》网站称,到目前为止,克林顿家族圈子里或者与该家族有关联的人中至少有46人神秘死亡。

通常FBI进行调查时不会“大张旗鼓”,但此次FBI一反惯例致函国会,特意在美国大选前夕这个时间点,高调重启对希拉里“电邮门”的调查,在线人纷纷离奇死亡的背景下,就注定是一场帮助希拉里胜选的演戏。

 

二、希拉里胜选:美国金融寡头、跨国公司内定的“民主选举”

 

美国的国家机器为金融寡头、能源寡头和军火商服务,真正试图变革“金钱政治”规则的人都会被排挤在国家机器之外。美国警察对“占领华尔街”者的残酷镇压,和对“民主之春”游行人员的大逮捕,是美国规则的最好注脚。

希拉里是美国金融寡头青睐、并鼎力支持的总统候选人。《华盛顿邮报》10月23日的报道称,希拉里依靠克林顿政治支持网络以及民主党的筹款渠道,到2016年9月份,希拉里一共筹集到11.4亿美元资金,在这11.4亿美元资金中,超过五分之一的捐款来自于100个富人和工会,其中许多金主都是希拉里的长期支持者。

索罗斯与对冲基金是希拉里的主要支持者。据《华盛顿邮报》统计,在希拉里捐款人中排第一位是对冲基金经理唐纳德·苏斯曼(S. Donald Sussman),他向希拉里捐赠了2060万美元。第二位的是芝加哥风险投资家J.B.普里茨克(J.B. Pritzker )夫妇,总共希拉里捐款1670万美元。第三位的是Univision电视网的老板洛杉矶媒体大亨海姆·萨班(Haim Saban)夫妇,共捐款1190万美元。排第四位的是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 George Soros),捐款990万美元。第五位的是Slim-Fast的创始人S·丹尼尔·亚伯拉罕(S. Daniel Abraham),捐款970万美元。希拉里全部竞选资金每17美元中就有1美元来自于这五个金主。

据路透社的分析数据显示,最大的17家银行控股公司及其子公司投资给希拉里的资金是特朗普的10倍。

高盛也一直站在希拉里这一边。高盛的CEO布兰克费恩(Lloyd Blankfein)公开支持希拉里,在10月23日CNN的采访中,布兰克费恩曾自信满满地宣布,在希拉里的竞选之路上,她没有表示“有什么麻烦事”。高盛禁止合伙人向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捐款,但同意向希拉里的团队捐款。

据悉,2013年,高盛曾为希拉里的三个演讲支付了67.5万美元。希拉里拒绝向外界透露演讲内容,被质疑“跪舔”高盛。马里兰州前州长马丁•奥马利在竞选活动中指出,“希拉里与华尔街大银行的亲密关系,是很真诚的,那是一种由衷的、且经过长久考验和众所周知的关系。”

\

与此同时,硅谷的精英们也力挺希拉里。维基解密公布的一份邮件显示,谷歌董事长Eric Schmidt自2014年4月起就和希拉里竞选主管Podesta接触,并在2014年4月15日呈上他撰写的2016年民主党/希拉里选战的战略计划。谷歌计划使用手机来创建一个选民信息追踪数据库,帮助希拉里胜选。另外一份2015年2月的邮件显示, Eric Schmidt对支持希拉里竞选非常有兴趣,Eric Schmidt允诺在资金、人员各方面提供支持, 并为希拉里的非洲之旅提供飞机。

除了谷歌董事长以外,苹果的蒂姆·库克、特斯拉的伊隆·马斯克、脸书的联合创始人达斯汀·莫斯科维茨等等科技大佬,也都公开支持希拉里的竞选。

\

硅谷大佬们对希拉里竞选的支持情况

硅谷精英之所以支持希拉里,是因为希拉里与硅谷精英们有着很深的利益联结。一份被美国记者形容为“给硅谷的一封情书”或是《华盛顿邮报》所称“硅谷的心愿单”的文件,披露了这种利益关系。希拉里互联网政策的实质是为了在整体上保护美国的大资本家,尤其是美国的网络和媒介产业。

希拉里胜选也是多数美国政治大佬的共识。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副总统拜登、以及在初选中大骂希拉里腐败的桑德斯纷纷亲自上阵,为希拉里造势拉票。临近美国大选日,共和党的大佬纷纷倒戈。共和党大佬、美国前总统老布什,通过美国前总统肯尼迪的侄女肯尼迪凯瑟琳汤森,表态支持希拉里。共和党大佬、退役四星上将鲍威尔也公开表示将会投票给希拉里。除了老布什、鲍威尔,转而支持希拉里的前共和党政府官员,还有前国土安全部长迈克尔·切尔托夫、前总统情报顾问委员会主席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前商务部长卡洛斯·古铁雷斯和前财长亨利·保尔森。

有些共和党大佬虽然没有支持希拉里,但是拒绝支持特朗普,实际上是变向支持希拉里。美国参议员、2008年时的总统竞选人麦凯恩于今年10月8日宣布他将撤回对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的支持,这是共和党人内部出现的“最严重背叛”行为之一。

美国经济学家也出动了。美国有线电视网(CNN)和美国《华尔街日报》11月1日报道,美国370名知名经济学家日前联名签署公开信,呼吁选民不要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投票,其中甚至包括8位诺贝尔奖得主,包括今年诺奖得主之一的哈佛大学教授奥利弗·哈特。

美国媒体更是几乎一边倒为希拉里呐喊助威。全美销量最大的《今日美国报》9月30日打破34年大选中立的传统,表态支持民主党的希拉里,并狠批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不适合做总统”。 《今日美国报》在名为《<今日美国报>编委会:特朗普不适合当总统》的文中指出,今年的情况不同以往,报社编委会所有成员一致认为特朗普不适合当总统,因为特朗普缺乏美国总统所需的性格、知识、稳定性及诚实。并且,特朗普背叛了二战以来所有美国总统许下的基本承诺,包括坚定不移地支持北约盟友、坚决反对俄罗斯挑衅,以及美国一定会偿付债务等。《今日美国报》是美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之一,不为总统候选人站队是其一贯传统。

\

希拉里胜选对于希拉里集团而言,似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希拉里集团已经计划在胜选后如何庆祝,以及胜选后如何组阁等事宜。希拉里已经订好了在纽约的烟花燃放活动,这可能在大选后立即举行。

可以看出,希拉里是华尔街和硅谷精英的政治代理人,为华尔街、军火商和跨国公司服务,希拉里胜选,是美国统治集团的政治共识。美国大选期间所谓的“跌宕起伏”,无非是美国统治集团精心操作的一场愚人游戏,增加美国民众对国家政治事务梦幻般的参与感,以满足美国民众那四年一度可怜的“民主”权利。

正如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所言,就算他爆了这么多希拉里黑幕,但是特朗普依旧毫无胜算,理由是“他几乎没有任何支持势力,除了福音派,如果福音派也能算是一股势力的话。”在阿桑奇看来,银行、情报机关、军火公司、国外财团,还包括媒体,他们都支持希拉里。“特朗普注定不会赢得选举。”阿桑奇说。

 

三、 希拉里的要害在哪里:涉嫌扶植恐怖主义势力

 

美国总统大选投票日逐渐临近,关于希拉里的所谓爆料也层出不穷,如当地时间2016年11月4日上午,维基解密公布了最新一批的希拉里竞选团队电子邮件,称希拉里团队负责人曾参与一项名为“精神烹饪”的邪教活动。

不过,在没有更多直接证据指向希拉里的情况下,关于希拉里操控媒体、政治腐败、性丑闻、邪教等等这些爆料,都不会对希拉里胜选构成致命威胁。如今,希拉里选票依旧稳定地超过特朗普。

目前,各种黑幕中对希拉里最为致命的,是希拉里涉嫌对恐怖主义势力的扶植与勾结。

被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称作“目前为止最至关重要的一封邮件”,是今年10月12日维基解密披露的,希拉里在一封发送给其目前的竞选经理、当时的奥巴马顾问John Podesta的邮件中,建言美国,通过外交和借助于常规情报渠道,向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政府施加压力,因上述两国向ISIS和该地区其他激进逊尼派组织提供秘密的财政和后勤支持。也就是说,希拉里很清楚卡塔尔、沙特是ISIS的幕后金主。ISIS的幕后两大金主是卡塔尔和沙特,而这两个国家同时也向克林顿基金会进行了大额捐助。卡塔尔已向克林顿基金会“捐助了”100至-500万美元,土豪沙特则更是一掷千金达到了2500万美元。

\

同时,希拉里还涉嫌在利比亚战场向恐怖主义势力输送武器。今年10月份,据福克斯新闻报道,美国奥巴马政府试图掩盖2011年希拉里任国务卿期间为利比亚反政府武装提供武器的行为,以此保证希拉里的名誉不受损失,确保其大选顺利。

今年48岁的军火商马克﹒图里被司法部门指控转运武器出口,图里则指责是华盛顿在“阿拉伯之春”中大力支持利比亚反政府武装。图里对媒体称:“这一切都是在希拉里的密切注视下完成的,她那时已经是国务卿了。我想说我百分之百是冤枉的,此事让我名誉扫地,把我推进了火坑里,你们知道,他们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下一届总统竞选人。”事情还要从2011年说起。那一年,利比亚爆发内战,美国等西方国家进行军事干涉,帮助反对派推翻卡扎菲政权。多年后,在“邮件门”事件中曝光的希拉里邮件显示,2011年,希拉里曾经在与利比亚反对派的通信中,谈到了销售武器的事情。希拉里在邮件中写道:“应考虑这一想法:使用私人军火商向反对派提供武装。”

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日前在接受“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的专访时表示,美国总统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信函表明,她是利比亚解体的关键人物。阿桑奇称,“利比亚战争是希拉里参与的比任何人都要多的战争”。自2011年卡扎菲政权被推翻时起,利比亚就处在解体的边缘。利比亚的一些地区至今仍控制在与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有染的武装分子手中。

根据上诉指控,希拉里涉嫌从利比亚战场开始就培植恐怖主义势力,并将武器输送给它们,使之攻城略地,发展壮大,变成今天的伊斯兰国。另一项铁证来自美国国防部情报局文件。根据美国国防部报告文件可知,后来在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手里的武器,起初是从利比亚战场获取的。2015年5月18日,美国无党派组织Judicial Watch通过法院控诉得到了一份美国国防部情报局的报告文件。这份文件披露了利比亚战乱中有大量武器(主要由美国和西方提供)被转移到叙利亚圣战分子手中,支持了ISI等反对派在叙利亚的反政府战争,美国情报机构掌握这些武器转移的细节。从这份文件的相关内容可以看出,美国情报机构早就清楚,叙利亚反政府势力根本不是什么“温和力量”,而是包括isi在内的伊斯兰逊尼派极端势力。2012年美国国防部情报局根据其所掌握的情报判断,西方国家、海湾国家和土耳其为了对抗叙利亚-伊朗-伊拉克,正在大力支持逊尼派极端主义势力建立一个伊斯兰极端主义国家。而作为后果之一,ISI将返回伊拉克建立伊斯兰国,这个伊斯兰国将吸收遍布阿拉伯世界的大批恐怖主义分子,恐怖势力将猖獗发展。

美国国防部情报局前局长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在2015年7月29日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透露,Flynn于2012年曾希望阻止ISI等恐怖主义势力,但美国政府没有采纳其建议。Flynn称:“我认为政府没有听。我确信这份情报非常清晰,现在关键的是政策是否也同样清晰。我认为现在的政策是不清晰的。”当被问及美国政府是否是对报告及Flynn的分析“视而不见”时,Flynn披露关键信息:“我认为他们不是视而不见,而是他们做了一个决定。我认为这是一个故意的决定。他们现在所做的都是故意的。你真的有必要去问问总统,在有替代政策的情况下,他到底要做什么?因为这令人非常困惑。”

显然,在Flynn看来,ISIS的崛起和伊斯兰国的建立,是美国政府“故意的决定”,而不是美国政府“视而不见”的结果。彼时希拉里正是美国国务卿,负责对外事务。

遗憾的是,时至今日,希拉里的“要害”命门始终被美国资本控制的议程严防死守,媒体炒作的所谓“希拉里黑幕”都是一些不着边际的议题,这些议题随着FBI的谢幕式表演,在FBI局长“希拉里无罪”的定论下,也终究归于沉寂。接下来,就是美国资本集团迎接希拉里胜选的庆典仪式。

\

在长达一年多的互揭黑幕、激情骂战与选举狂欢中,美国民众也自以为实现了民主权力,在选举落幕之后,继续着遭受资本寡头压榨与抽血的生活。

在盎格鲁撒克逊人统治的成熟的资本主义国家如英国和美国(法国、德国除外),自20世纪初帝国主义时代形成以来,历次选举的基本议程都由垄断资本严格控制,一百多年来从未发生过意外。任何试图挑战垄断资本秩序的政治人物和政治力量都会被各种方式有效地排除在主流政治议程之外。

这次美国大选,资本联盟同样是志在必得。这就是希拉里上台最大的政治意志,也是美国民主的真实面目。


 

本文摘自“ 察网”,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本站网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本网站为非营利性机构,刊载文章均为公益传播目的。除特殊声明外,本站不拥有所转载文章版权。如引用,请注明原始出处。若版权拥有者对转载有异议,可与本站联系,本站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