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玉凯:改革要“落地”,不能“空转”

2016-09-25 23:46

 

        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
 
  首先,发轫于上个世纪70年代的中国改革开放,是在结束“文革十年浩劫”后处于十字路口的中国的一次重大历史性选择。而能够做出这样的选择,现在看来至少有两个重要条件:一是机遇,二是决心、胆略。很显然,粉粹四人帮后的历史无疑给了中国一个难得的机遇。问题是在百废待举的困难环境下,最高领导层有没有这样的决心和胆略,解放思想,拨乱反正,开拓创新,把中国引入一条新的发展轨道。很显然,以邓小平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领导集体果断选择了后者,从而在最短的时间内实现了党和国家工作重心的转移,把中国纳入一条新的发展道路。
 
  其次,改革开放极大地推动了中国经济社会的进步,增强了国力,从根本上改变了近代以来中国长期落后挨打的局面,为加速现代化进程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有资料显示,1978年中国的人均GDP还不到非洲最穷国家的三分之一,37年后的2015年,中国人均GDP达到7600美元,中国整体进入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经济总量位列世界第二,经济连续保持30多年的高增长,外汇储存、货物贸易等多项指标均处于世界第一。这为中国由大变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近代以来落后挨打的局面。
 
  第三,中国在抛弃了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后,逐步建立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为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之后,确立什么样的发展理念,选择什么样的经济形式,进行了独创性的探索,取得了巨大成功。而这一成功,不仅体现在体制机制层面,也体现在人的观念、思想层面。特别是经过“真理标准讨论”、邓小平“1992年南巡”等多次思想解放,中国人的观念形态发生了深刻变化,这对推进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现代化进程,必将产生深远影响。
 
  全面深化改革要体现解放思想、发展社会生产力和释放社会活力的精神气质
 
  在全面深化改革中,如何准确把握“全面”的科学内涵和核心要义,是顺利推进这一改革的前提。事实上,党中央之所以在党的十八大后制定全面深化改革的顶层设计方案,是因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当改革进入深水区、要啃硬骨头之时,再靠单打独斗式的改革已经很难奏效,必须强调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和全局性,以及改革实施的协调性。这与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大后所体现出的“三整思维”框架有直接联系:即不零敲碎打、不修修补补,而是整体思考中国的问题,整体谋划中国的未来,用整体战略推进中国问题的解决。比如,党的十八大后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四中全会、五中全会分别制定的三大规划战略,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与此相联系,就要对全面深化改革的指导思想、目标、要求、重点等作有系统的谋划和设计。比如,全面改革的总目标定位为“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就等于亮出了两面旗帜:这就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有根基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现代化,而是中国特色主义制度基础上的现代化,其核心要义跃然纸上。把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之一,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改革进程中是第一次,也把中共高层所要秉持的现代化治理理念和价值追求彰显无疑。
 
  同样,三个“进一步解放”,在某种意义上为通向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了坚实的保障。这就是“坚持进一步解放思想、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进一步解放和增强社会活力”。由此可见,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实施过程中,不管哪个领域、哪个地区的改革,不管上层还是基层的改革,也不管是体制还是机制层面的改革,都要体现解放思想、发展社会生产力和释放社会活力的精神气质和内在要求,否则全面深化改革就可能空洞无物,甚至变为一种喧嚣一时的口号。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