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家长为什么可以理直气壮关学校?

2016-11-12 21:43


不管中式教育还是西式教育,父母都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孩子获得最好的教育。当中国的父母在拼命攒钱买学区房时,美国的家长们则被赋予了另一项权利:手动废除表现糟糕的学校。
 
2010年,美国加州通过了一项新法案《家长授权法案》,开始实行“家长激励计划(Parent Trigger)”。从此加州的父母们可以通过联名情愿的方式改变他们不满意的学校。如果一所学校的学业表现系数在800 以下,这所学校的家长们就可以联名上请愿书;只要超过一半的家长都在情愿书上签字,他们就可以选择如何处置这所学校:给学校的教职工大换血、把校长炒鱿鱼、取缔学校,或者最流行的做法——把学校变成特许学校。
 
所谓特许学校,就是只接受政府财政补助,但不听政府指挥的学校,类似于花着国家钱的私立学校。这样的学校有比较大的管理自由度,面对变化更能随机应变,家长们在学校政策上说话的空间也更大。
 
法案刚通过时,设定了75个接受转型的学校名额上限,先来先得。在加州正式实行后,其他各州也纷纷效仿,包括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康涅狄格、得克萨斯、印第安纳和俄亥俄州。但这些州虽然通过了法案,热情度却远不及加州。但如今五年半过去了,只有4 所学校成功转型为特许学校,全部都是加州学校;另外5 所虽然闹过了,但并没有成功。
 
第一所转型成功的学校是位于加州阿德兰托的“沙漠小径小学(Desert Trails Elementary School)”,2012 年,也就是法案通过的2 年后,这所学校的家长们把这里变成了特许学校。转型前,沙漠小径小学的考试得分在全区垫底,永远徘徊在最末的10%;学校长年待在联邦“表现不佳学校”的关注列表里。
 
学校主管格里芬(Ron Griffin)认为父母干预是拯救公共教育体系最好的办法,尤其是对于出身家庭不太好的孩子们来说。沙漠小径小学是比较典型的由“出身家庭不太好的孩子们”组成的学校,这里的每一个学生都有资格接受针对低收入家庭孩子的“免费午餐”补助,他们中85% 是西班牙裔,12% 是非裔。而恰好最热衷于“家长激励计划”的也正是这么一群人,他们平时没有许多途径参与公共事务讨论,这个计划则让他们切实感受到了自己在社会中的影响力。
 
这种强烈的存在感有时也会让人得意忘形。“这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棒的决定。现在,这所学校对我来说就像家一样。”学生家长莎拉(Marquitia Salah)说道。把学校当家的不止她一个人,现在的沙漠小径小学里随地可见家长,从办公室到教室,从上课到放学。家长们送孩子上学时可以一直送到教室里,他们本人也可以干脆留下来旁听。低年级的一些班上,由于旁听的家长实在太多了,许多人直接被挤到了教室门外。有些受欢迎的教员明明只想去一个班上随便说两句,最后却被无数家长护送着到每一个班上都发表了演讲。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年后,新上任的校长塔瓦女士(Ms. Tarver)终于忍无可忍,给所有家长们写了一封苦口婆心的公开信,强调了“在请愿书上签字”和“参与学校日常事务”并不是一码事,虽然“大家在之前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帮助学校改变”,但“学校也应有自己的教学节奏”。
 
塔瓦女士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特许学校校长,她之前管理的另一所特许学校“拉文小学预科学院”(LaVerne Elementary Preparatory Academy)现在已经是当地最优秀的几所学校之一,考试得分一直名列前茅。被转聘过来后,沙漠小径小学的家长们非常看重她,哪怕是那些后悔签了请愿书的家长们也对她赞不绝口。一个学生父亲说:“现在想想,之前经历的那些痛苦、压力和虚妄的承诺,都没那么值得。但是塔瓦很棒,她真心为孩子们着想,对付他们也很有一套。如果知道将是她来管理这所学校,当初我还是会愿意经历那些不值得的痛苦和压力。”
 
现在,那些过度热情的家长们不再游走于学校的教室和走廊了,他们穿上了带有沙漠小径小学Logo 的T 恤衫来表达支持,衣服上是一只戴着棒球帽穿着礼服的猫头鹰。
 
在这场胜利的变革中,功不可没的还有一个叫“家长革命会”的公益组织,这个组织的创始人是政治活动家本•奥斯汀(Ben Austin),他同时也是洛杉矶家长联合会的创始人。家长革命会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帮助父母们理解并行使“家长激励计划”的权益,它一诞生就收到了比尔&默林达基金会的一百万赞助。尽管获得了不少成功,比如帮助沙漠小径小学成功转型,但家长革命会也遭受了许多诟病。有些成员说家长革命会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故意散布目标学校的虚假消息,甚至威胁、骚扰中立派的家长,逼他们在请愿书上签字。对此,本•奥斯汀否认了后一项指控。他说这个组织虽然零散,但也有一条最基本的规定:“不要做任何让组织蒙羞的事,尤其是那些你不想在洛杉矶时报头版头条看见的事。”
 
在加州康普顿,“家长革命会”遭遇了第一次惨败。他们试图号召家长们签字,把当地的麦金利小学管理层大换血,在变成特许学校后由迅捷教育集团来管理;他们声称拿到了61% 的父母签名,都表示支持迅捷教育集团来代管学校。但很快就有家长叛变,60 多个家长表示要撤销自己的签名,因为“受到了家长革命会的误导”,更多家长跳出来说自己受到了革命会的骚扰。于是请愿书的有效性受到了质疑,最终不了了之。迅捷教育集团最后选择在附近街区新开了一所特许小学,但学生生源都来自别的地方,并没有对麦金利小学造成任何威胁。
 
“家长激励计划”至今实施五年了,赞誉等身的同时也是流言不断。支持者们认为它是“唯一一次真正的教育民主”,赋予了父母们早就应得的权利;反对者们认为它引狼入室,让那些一直垂涎于国家财政补贴的教育机构有机可乘,通过误导、摆布家长们,达到自己的商业目的。研究学者罗杰斯(John Rogers)认为,“家长激励计划”是国家财政危机的副产品,当那些获得财政支持较少的公立学校表现越来越差,并最终激怒了家长后,便能顺着台阶变成了一个半私立学校。
 
但如今加州的学校评估方式已经改变,不再使用之前的学业表现系数,这些转型后的学校到底有没有变得更好也就不得而知。与此同时,没有了学业表现系数的评定,家长激励计划也失去了行使的依据。但也这并没能阻挡父母们改革学校的热情。
 
最近,加州洛杉矶20 号大街小学的家长们依然在游行,要求学校转型为创新型“试点学校”。尽管20 号大街小学已经没有了学业表现系数评定,但它在最近的加州标准考试中,只有37% 的五年级生及格,远低于47% 的州平均及格率;在最新的学校考察标准中,满分100 分的评定它只得到了46 分,也低于地区平均分60 分。
 
当地政府拒绝了他们的请愿书,家长们表示会采取法律手段,继续上诉。但给他们提供支持的“家长革命会”已经从3 月开始停止了活动。
 
 
 
 
 
本文摘自“四月网”,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本站网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本网站为非营利性机构,刊载文章均为公益传播目的。除特殊声明外,本站不拥有所转载文章版权。如引用,请注明原始出处。若版权拥有者对转载有异议,可与本站联系,本站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