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向晨:当我们谈论通识教育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2016-09-25 23:46
        如果你是刚刚听说通识教育的大一小鲜肉,你一定会好奇通识教育对你未来的四年意味着什么;如果你是已经经历过n次小班讨论磨练的学长学姐,你或许会有经验/建议/吐槽要对我们说。

 

  广度与深度不可兼得,为何需要通识教育?带小班讨论的助教水平够不够?大一小鲜肉如何才能不在讨论课上被老腊肉碾压?…
  小编已经冒着“绳命危险”努力的接收到了大家的信号,专门请到了复旦大学核心课程委员会主任、哲学学院院长孙向晨教授为大家答疑解惑。让我们接下来静静地看孙老师如何接招吧!

 

  1 Q1:我们为什么要接受通识教育?

 

  孙:中学时代,同学们的奋斗目标是高考,如果在大学里仍然过分强调各类学科的专业化,只为毕业时找到一份好工作,那么整个教育的过程就会变得非常功利化。其实,教育的目标首先在于培养一个人,包括完整的人格和独特的个性、开阔的视野、犀利的眼光、高远的志向,这些都是需要后天培养的,通识教育很大一部分的作用正在于此。

 

  从理想层面来讲,通识教育可分为三个层次。首先,培养一个健全的人。中国传统文化就强调“学以成人”,教育的目的首先不在于行业的技能。成为一个健全的人与后天的学习教育分不开,中国古代培养士人有“六艺”,罗马培养自由公民有“七艺”,这就是教育的悠久传统。现在的教育在这方面有所缺失,认为这些育人的目标可以自动成长,其实这同样是需要全方位的培养,因此,我们应该回归教育的本原。19世纪初,柏林大学建立,被认为是“现代大学之母”,其在教学之外,更加重视研究,强化了知识的探究,追求科学的发展。现在的大学都有这样一种转向,其极端的表现就是中国大学向苏联大学形式的学习,例如严格分科化的石油大学、农业大学、林业大学等,但是在每个知识门类中,它都不是以培养人为目标,而是以知识分化、研究推进、培养技能为目标的。当然,在现代大学中“培养人”与“知识探究”这二者是不可偏废的,但如今我们的大学显然比较偏向于专业、知识以及技能的培养,在人的培养方面是不足的。在这个大背景下,通识教育的实施就势在必行。通识教育的第一个层次就是要回归到培养人的传统。

 

  第二个层次,通识教育重视跨学科视野以及终身学习能力的培养。工作会对一个人提出各方面的要求,这就需要大学生在校期间能有全方位地发展。在复旦的通识教育模块中,通识教育不仅增进学生对于中国文史传统的了解,培养哲学的反思和批判努力,加深学生对于世界文明与现代社会的理解,还努力拓展学生对于数理世界、物质世界、生命和生态系统的认识,此外还有对于艺术实践活动的体认。广阔的视野与培养整全的人格也是相互关联的。从知识的角度,从学术视野的层面来看,全面培养一个人的未来,培养一种终身学习的能力,都不一定是专业学习所能做到的,这就需要通识教育的存在。

 

  第三个层次,通识教育要培养一个公民在社会上用来表达自我所必备的技能。 这些技能尤其包括口头的以及书面的表达能力(包括本国的语言与外国的语言),宽泛来说,甚至还包括计算机等基本技能,这些技能并不是专业、行业的技能,而是普泛的公民技艺。我们可以看到,通识教育要紧紧抓住“对人的培养”这个核心,培育学生广阔的知识视野、终身学习能力,以及教会学生掌握基本的公民表达的技艺。这些东西不是专业教育直接就可以培养的,这表明通识教育存在很有必要。

 

  2Q2:同学们知道通识教育的作用,但还是认为广度和深度不可兼得,尤其是理工科的同学学业任务重,时间有限,可能会产生抵触心理,对此,您怎么看?
 
  孙:这确实是很现实的问题,虽然同学们都知道通识教育的初衷和理念是好的,课程设计得也挺好,可还是会有抵触心理。每个人的学习都会有惯性,从中学的课程,到现在很强的院系归属感,专业课都是第一位的,因此无论学校课程如何设计,学生总是会潜意识地把课程区分为专业课的和非专业课的,以此决定自己精力的分布。相反,以美国为例,大一新生进入大学首先是没有专业的,如果修读理科是在二年级选择,修读文科则是在三年级才确定主修方向。因此进入大学以后,他们有一个认真探索的过程,通过通识教育来寻找自己所感兴趣的方向,因此每一门课都很重要,以此发现自己的兴趣究竟在哪里。最开始不对专业作区分,相对来讲,学生就会认真对待每一门课程。但是我们还不是这样的。
 
  平时,大家可能会比较宽泛地说通识教育的课程不好,深度与广度不可兼得,等等。但具体问同学在某一门通识教育的课上有何收获时,同学会发现自己还是学到了很多,比如说理科的同学去上一门和专业完全没有关系的通识教育课,泛泛而言,他可能觉得这是非专业课,会耗费很多的时间,但具体问他这门课究竟如何时,他会发现自己对于中国或国外的政治、文化、历史传统等有了深入的认识,收获是很大的。
 
  同学们往往有着矛盾的心理,一方面水课简单、给好分,但学生心里一定是鄙视那个老师,想着复旦竟然会有这样无聊的课程;另一方面好课要求严格,花了很多精力,不定会有好分。因此他不一定会选,但会去旁听。所以,同学们既有理想的、有追求上进的,也有功利世俗的、想偷懒的、现实的考量。
 
  非常需要说明的是,通识教育课程绝无可能耽误专业课学习,因为目前核心课程的学分为8至12学分,理科学生只需要修满8个学分,也就是4门课。4门课核心课在四年内学完,居然会影响到专业课的学习,这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绝对是一个借口!有些同学对于课外讨论甚至充满着“深仇大恨”,认为生活都被课外讨论给毁了,其实仔细一算,这些真没有占用同学多长时间,反而是通宵游戏、社团活动等占用了同学们很多的时间。
 
  3Q3:其他校区的同学抱怨为了一节讨论课路途奔波很浪费时间,有什么解决方法吗?
 
  孙:这个抱怨是有道理的,学校常务副校长包信和老师有一个新的思路,他希望通识教育的课程能在2年之内修读完,而不是在4年之内修读完。这样,学生前2年就直接住在邯郸校区,不需要奔波。另外,核心课程可能会试点3学分的课程,学生抱怨说:“光花我时间却没有分”,对这些,学校也都是有考虑的。如果以后3学分的课,那么修满12学分只要4门课,修满8学分只要3门课,有讨论课的学生成绩,“A、A-”的比例也可以调整到40%,因为毕竟讨论课所需要花的时间多一些。
 
  通识教育课与专业课不一样,专业课强调系统和整体感,而核心课则强调以点带面,比如“《孟子》导读”这门课,通过读《孟子》,大概可以知道中国文化传统的仁义礼智,理解儒家思想的内涵,了解孟子与孔子的思想关联,由这门课引申出去对于整个先秦诸子的思想,以及中国心性思想传统都会有所涉猎,其视野是宽广的,而不仅仅只是知道《孟子》。现在通识教育的新一轮改革在进行一项工程,就是要挤掉水课,让每一门课都能起到以点带面的作用,当然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个性和风格,这是需要保持的。要强调的是对学生必须严格要求,通识教育课或许不能让学生“脱胎换骨”,但最起码得让学生有一番经历,不能像听说书一样,听完就无所谓了。这样就没有达到教育的效果。“不花功夫却想拿好成绩”,这样的思想本身就是不对的。无论选到什么样的课,只要认真学,最好的回报,就是学到真本事,每一年都有最大的收获。有些同学的成绩表面看上去挺好的,但太精于“算计”了,都是一些水课堆积起来的,其实没有学到什么东西,这样的大学生活毫无意义。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