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明国:美元强势?“指数升值”注定是昙花一

2016-11-22 21:33
近日,伴随美元在国际外汇市场上指数的“升值”,国内似乎出现了一种“美元强势恐慌症”,但在这种“恐慌”下,似乎又不知所措。究其缘由,乃在于对货币的价值、美元指数“升值”的成因,不明就里。当然,也不排除这样一种可能,即配合美国做空中国的战略刻意制造恐慌。
 
 
一、美元是否真的强势
 
从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说的也忒委婉了,其实就是美联储耍赖皮了——老子不兑现以前的承诺——无条件用黄金兑换美元了)后,没有了黄金作为背书的美元,就纯粹成为了信用货币了。认识到这一点极为重要。什么是信用货币?那就是你认为它有价值就有价值,你要是认为它没有价值、不可靠,它就一钱不值,这是信用货币的真谛。
 
但是,我这样一说,一定会招致那些所谓的金融专家、经济学大师们愤怒的攻击——“你不懂”!仿佛美元强势、强势美元是永恒的定律。世界上有永远不倒的帝国么?更别说什么强势美元了,照样盛极而衰。这才是铁律!
 
但问题是,美联储就这样耍赖皮了,世界很多国家依然还是对美元信心满满,将美元作为外汇储备的首选。这里除了在国际上大宗商品的贸易是用美元作为结算货币的原因以外,还有诸如日本、“亚洲四小龙”、“亚洲四小虎”等这些所谓的“后起新秀”盲目实行出口导向型工业化导致对美国的顺差——“世界生产,美国人消费”的经济全球化模式,或许也还有对美元的盲目崇拜的原因——“美元是世界货币,美元是强势的、也一定会永远强势的,这不,美元要加息了,美元要强势了。不!美元已经强势了!”“大师”们,“专家”们,讲点道理好不好呢?
 
理解美元是否真的强势,需要回到货币的本质和基本职能。货币的本质是一种商品,其最基本的职能是交易媒介。也就是说,货币的价值,除了其生产成本、机会成本这两重价值外,就是其与其它商品交换的比例了(这是作者提出的货币三重价值论)。对于纸币而言,其生产成本和机会成本远远小于其与其它商品(实物商品)交换的比例,所以一般而言的货币价值是指其与其它商品的交换比例(而这是由货币发行之初对一系列基础性商品价格法定的)。而货币与其它商品的交换比例,又包括两个方面的含义,一个是货币与实物商品之间的交换比例,即货币的购买力;另一个是一种货币与其它货币的兑换比例,即汇率(这样以来,货币实际上具有四重价值了)。
 
重要的话说三遍:货币的本质是一种商品,其最基本的职能是交易媒介。货币的本质是一种商品,其最基本的职能是交易媒介。
 
按照上述货币价值论来分析美元是否强势、是否会强势,事情就简单了。
 
第一,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伴随日本、德国工业生产的恢复和大力扩张,伴随“亚洲四小龙”、“亚洲四小虎”和拉美国家经济的工业化,尤其是中国经济从1992年后的大规模的快速扩张的出口导向型的工业化(中国人口多啊,劳动力估计就在9亿人左右,基本上是欧美人口的总数),美国产业空洞化、虚拟化、高度金融化多年,采用寅吃卯粮的凯恩斯主义,依赖于美联储和金融系统的货币创造不断增发美元来从世界大搞工业的国家进口财富,以维持经济的运行。
 
美国每年生产的实物财富(工农业产值)占国民经济GDP的比重,在1994-2013年间,一直低于30%,而且呈递减的趋势。其实物财富GDP远远小于其货币数量(广义货币),以2013年为例,其实物财富价值3.68万亿美元,而其广义货币数量是14.82万亿美元。也就是说,美国每年通过负债(对内负债、对外负债和对未来负债三种情况)所形成的GDP事实上是“借”出来的,而不是他们本身为社会提供了这么多财富(我的天,GDP居然可以借出来!这就是美国现代经济的奥秘所在)。但是,其发行的美元数量却是真实的。也就是说,从作为主权国家货币国内购买力而言,美元早已经“毛”得不得了。支撑其实物购买力的,是那些大搞出口导向型工业国家(地区)冤大头对美元价值的迷信,以及国际市场上大宗商品贸易用美元结算这一霸权。所谓“强势美元”,不过是外强中干罢了,不过是用霸权包装起来的谎言罢了。
 
第二,谎言总会被戳破的,霸权永远无法长久的。这不,欧盟的成立,率先开启了欧盟内部贸易结算不用美元而用欧元了,伊朗、叙利亚、沙特的石油贸易结算不完全用美元了(尤其是与中国这个石油进口大国用人民币结算了),俄罗斯与中国的贸易用人民币和卢布结算了,中国在伟大的“一带一路”战略下,与众多的贸易国之间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包括韩国在内。这恐怕也是朴槿惠要被搞下台的根本原因——她“居然”和中国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美帝国主义者心痛不甘心啊)。这样下去,欧亚经济圈,就没有美元什么事情了,那美元随着世界霸权的丧失无论如何也强势不了。这是美帝国主义者对中国恨得牙痒痒的最重要的原因(这直接断了人的财路哦!呵呵!)。
 
那么,已经发行出来的美元干什么去呢?回流,从世界各国回到美国去,让美国人民领略一下寅吃卯粮的代价。世界人民,不需要它了(准确地说,不需要那么多了),还不滚回去,那还要干嘛呢?难道世界人民还要继续受“强势美元”谎言欺骗和美国霸权的掠夺?!难道世界人民还要继续“世界生产-美国消费-华尔街发美元”的被殖民地经济模式?!
 
二、“美元指数升值”是什么名堂
 
首先我们要搞清楚的是,“美元指数”并不是美元真实的实物财富购买力,而是虚拟经济中的一个金融指标,就像中国股票指数一样。这玩意儿,是完全可以脱离实体经济人为操作的。
 
其次,近来的“美元指数”升值,其最重要的原因,不外乎是世界美元回流美国所致,而不是美元就不“毛”了、就有更多实物商品可供其购买了(事实正好相反,美元越来越没有多少实物商品可买了。这不,美国被逼得要再工业化了。没有了实物财富背书,信用货币连“毛”也不是。民国时期的金融券、津巴布韦元不就是先例么?)。
 
美元回流(通过美国跨国垄断资本及其利润的回流来实现),为什么能引起“美元指数”这个金融指标的上涨呢?原因很简单,美元逃离国为了减少外汇储备的损失,明智的做法都是让本币(在外汇市场)贬值(这跟本币实物购买力没有关系。不少人误以为本币在外汇市场贬值就意味着本币的购买力贬值了)。中国政府在关门打狗,普通老百姓完全用不着杞人忧天,捂住自己的钱口袋,看热闹就是了。这不,如果中国房价被成功打压下来(至于如何打压,办法多得是,限购、彻底去除杠杆、允许集资建房、住建部门成立城镇居民住房保障建筑公司大规模提供高标准廉租房,禁止捂盘预售等投机行为等),您说人民币是升值了还是贬值了?
 
其三,这次“美元指数”升值,表面上是世界美元回流,实质是美元自救,同时也是美国对世界他国发起的一轮货币战争。美国期望中国等国的资金都往美国去,从而给中国等国制造金融危机,然后他们再返回来低价收购资产和获取更大的政治经济利益(拉美国家不就是如此被美帝国主义反复剪羊毛的么?)。
 
这里还有一个谎言需要戳破,即美元加息。“狼来了”,“狼来了”,但“狼”的影子都见不到。任何一个智商正常的人,恐怕都不会再相信它了。稍有经济学常识的人,恐怕也都不会真的相信美国会加息(准确地说,是大幅度加息。象征性地加一点,还是有可能的,否则美联储的脸面往哪里搁呢?但是,你要盘算着到美国去赚钱高额的利息,那就不仅仅是南柯一梦了。华尔街那些金融大鳄们,会善良或愚蠢到让你去赚他们的钱?!!!)。道理很简单,在悲喜交加的“世界生产-美国消费-华尔街印钞票”的戏剧已经开始落幕的时代大背景下,美国需要改弦易辙,需要重新繁荣实体经济“再工业化”了,美元加息岂不是要将这一新的国家发展战略扼杀于摇篮之中?美国的资本精英们,还没有蠢到这种程度。
 
但是,在美国跨国垄断资本的回流带动下,随着美元逃离国本币在外汇市场上的贬值,有些不明真相的资金,被假象和谎言蒙蔽误导,而也跟着逃离,也是有的。但是中国的近来的汇率政策——循序渐进地大踏步贬值、同时关门打狗——值得赞扬。虽然中国近来也有上万亿人民币(兑换成美元外流),但是凭借我国超强的出口创汇能力和已有的巨额外汇储备,美帝国主义要击穿中国金融系统,看来是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当然,那些主要靠外资来促进的工业化和经济增长,必然随着外资的撤离而烟消云散,当年被美帝国主义大肆吹嘘的“亚洲四小龙”、“亚洲四小虎”、“经济改革的标兵”(阿根廷)、“经济奇迹”的日本,看看现在谁还在欢笑,谁又还在繁荣昌盛?离开了毛泽东的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发展方略,试图与虎谋皮,不过是自欺欺人、最终祸国殃民罢了。
 
但是,中国既不是“奇迹般的日本”,也不是“小龙”,更不是“小虎”,而是有数千年文明底蕴的、由先进的中国共产党人领导的、13亿人口的东方巨龙。中国共产党人在危急关头力挽狂澜,遏制了和平演变——思想意识形态全盘洋奴化,经济上彻底私有化、市场化和国际化,政治上资产阶级的“民主自由化”——的深化。中国千千万万忠于祖国的人民大众、规模庞大的国有企业、体系完整且国际竞争力不断提升的工业体系,为中国金融提供了稳固的防火墙。
 
同时,天佑中华,幸运的是,美帝国主义导演的“世界生产-美国消费-华尔街印钞票”的戏剧演不下去了,资本主义世界总危机爆发了。那些忽悠国人的谎言一个接一个地破灭了,芝加哥男孩们越来越没有市场了。任由他们如何歇斯底里,也无法胜过事实的批判。
 
三、“美元指数升值”注定是昙花一现
 
美国经济的空洞化和世界霸权的逐渐消解,注定了美元在未来的弱势。伴随美国跨国垄断资本的大规模回流结束,美元在世界他国没有多少用途了,“美元指数升值”就会结束,从而伴随美国的逆差的进入下降通道。如果美国不在继续经常项目的逆差,那么,大量美元回流美国,必然出现较多的货币追逐较少商品的价飚;随着物价的上涨,美元购买力必然下降。美元虚高的价值就会在物价上涨中被消解,不仅美元升值、美元强势的神话破灭了,就是美元已有的强势也将不复存在了。
 
但是,这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美元不会在美国本土物价上涨前重新返回其他国家去。即中国这样的美国货币战争对手的金融系统不会崩溃(也就是曾经发生在东南亚和拉美国家的金融危机不会爆发),完全用不着跪求美国提供美元贷款。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以下应对措施是必要的:(1)准备足够战略外汇储备;(2)同时严控腐败资金、国内民族资本资金的外流,严控国外投资对美元储备的耗费;(3)严厉打击进入国内的国际热钱;(4)一定程度上从国外回流美元资产;(5)高度警惕外国央行进入中国债券市场和外汇市场(谨防他们在债券市场和外汇市场兴风作浪,制造恐慌,故必须限制他们的交易量);(6)必要时,还可以危害国家经济安全罪罚没美帝国主义在华资本。
 
总而言之,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的,丢掉幻想,回到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社会主义道路上来,在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伟大的“一带一路”战略引领下,以货币互换和亚投行为两翼,上下齐心,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是不可阻挡的。罪恶的美元霸权是该谢幕了,也正在谢幕。“美元强势恐慌”大有不必。
 
(作者:刘明国,经济学博士、教授,察网专栏学者  文章原标题:美元强势?——货币四重价值论)
 
 
 
 
 
 
本文摘自“察网”,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本站网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本网站为非营利性机构,刊载文章均为公益传播目的。除特殊声明外,本站不拥有所转载文章版权。如引用,请注明原始出处。若版权拥有者对转载有异议,可与本站联系,本站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分享到:
收藏